娜娜是盟盟的妹妹,兩個人長得很像,娜娜小了一號,沒有姊姊高,但那一頭烏黑的頭髮和那溜溜的大眼睛完全就是盟盟的再版。我第一次上他們的課,姊姊先上。說不出什麼,但老大就是有老大的架勢,她很禮貌地告訴我學琴的歷程,接著把妹妹的也大概說了一下。琴譜上有些他們的塗鴉和字句,她笑著解釋說他們很喜歡塗塗寫寫。這些塗鴉很有趣,像四格漫畫,有背景故事,有對話,小小人物有表情,譜上還可見他們對原先歌詞的不滿而自己改寫的歌詞。

我們翻到一頁樂譜,上面畫有一個悲傷的臉,盟盟說:「這是妹妹畫的,因為她不喜歡這曲子。」我想音樂就是如此,它給我們的感覺確實最直接,我們也不需要樂評者來告訴我們這是好音樂,我們喜歡就是喜歡。而小孩子的感覺更是透明,我研究起那個悲傷的臉和那首曲子,盟盟頭也湊過來。我發現所有的樂譜他們都共用,這或許也定型了一些事情,待會兒等妹妹上課,我再來觀察看看。

換妹妹娜娜上課,她比較害羞些,我想第一次上課,先聽聽她彈。她彈了很多曲子,一首接一首,純熟的很。她很少說話,我讚美她的時候,她抿抿嘴笑笑。我給她新的曲子,她很快就會了,再給她別的課本的曲子,她也很快就會了。她說因為以前都聽姊姊彈過了。我想是了,這些都是姊姊的舊譜,接下來我知道該怎麼做。

我找了完全不一樣的教材給娜娜,她從小聽姊姊練習,久而久之就習慣了這些音樂,待她來學時,她已經會了大半,因為她聽得快,也就不怎麼讀譜。等我們開始新的教材,娜娜不是很習慣,看譜時不自覺還皺眉頭。我也偷偷觀察看她有沒有畫悲傷的臉在譜上,謝天謝地,沒有。

盟盟告訴我她喜歡娜娜的新譜,所以她也玩玩看,盟盟真是天上派下來的天使,因為娜娜一看姊姊也彈她的曲子,覺得有伴,就比較想學了。盟盟說娜娜其實很喜歡彈琴的,「老師,妹妹真的是“play piano” 玩鋼琴的,這些曲子她熟了後,就自己接些東西進去,她說這樣比較有趣。她可以玩鋼琴玩上一整天!」我聽了後很吃驚,因為娜娜來上課很中規中矩,除了給她貼紙她選的時候,她的表情會顯露出一些興奮外,貼完貼紙後她又回到乖乖的娜娜。

娜娜的看譜能力明顯地進步了,她不再學姊姊彈過的曲子,沒有聽過的曲子,她必須一個音一個音讀,剛開始慢了些,但很快地她也進入了情況。每次上完課,她禮貌地謝謝我,我總會想何時可以聽到她玩鋼琴的樂趣及她的創作,我多希望她會與我分享。

一次娜娜來上課,她整個臉發亮笑容滿面,我還沒有說嗨,她先說:「老師,你寫的書好好看!」我笑了,問她喜歡嗎?她點頭說:「喜歡!我禮拜六早上醒來,彈了很久的鋼琴後,不知道要做什麼,看到姊姊的書架上有你的書,我就拿來看,然後我就一直看到晚上,把它看完了!」我聽了很感動,小朋友喜歡我的書,而且還告訴我她喜歡。我問她喜歡哪一篇?她側頭想了想說:「都很喜歡!」

娜娜彈起《投幣鋼琴》,我驚喜地發現她加入了自己的即興創作,我笑了,等了這麼久,終於聽到了!好可愛的娜娜之歌,百分之百娜娜。她時而把主旋律加進快速音群,時而把節奏加入附點長短音,本來已經很俏皮的《投幣鋼琴》在她的改編之下更加搖滾了。

娜娜開始和我分享她的世界,她告訴我小時候媽媽帶他們去學琴,總要坐好久的車,她都很害怕。「害怕,為什麼?老師很兇?還是功課太多?」她說都不是,「因為每次快到老師家的時候,都會經過一家店,那家店從外面看很暗,我覺得很恐怖。我告訴媽媽,媽媽說不過是一家店。下次要帶我去看看,就不會覺得恐怖了。」「後來呢?」我問,「後來,我們就沒有再去上課,所以也就沒去成那家店了,所以還是很恐怖啊!」

娜娜很愛畫畫,她畫了一隻獅子在彈琴,獅子短短胖胖的腿搆不著地上,在空中晃啊晃,我們把它貼在鋼琴上方。她告訴我週末時她們和好朋友茉莉姐妹們舉辦了一場鋼琴比賽。我也教茉莉他們,他們實力都旗鼓相當,我很好奇他們怎麼比賽。「我們自己訂規則啊,要穿好一點,不可以穿短褲等等的,我們就跑回家換衣服再開始;可以背譜也可以看譜彈,不會影響分數;要是有敬禮的話會加分。因為我們都會忘記敬禮呢。」

我聽了覺得好玩極了,「然後呢?誰當評審?」我問,她說:「我們都是評審啊,只有自己不能給自己打分數,而我們都不希望別人誤會我們給自己人比較高分,所以呢,我給茉莉和她妹妹很高分,給姊姊比較低的分數。」「那茉莉他們呢?」我問,「他們也是耶!茉莉給我好高的分數,結果我就贏了。」

我讓盟盟和娜娜試了四手聯彈,他們之間的默契無人可比,盟盟了解娜娜,娜娜知道姊姊,在一來一往中兩人合作無間,要是有一人拍子慢了還是錯了音,另外一人很巧妙地接了下去。音樂中聽得出妹妹對姊姊的信任,姊姊穩重地帶領著妹妹,妹妹一拍一拍地跟隨下去,四隻手叮叮咚咚彈奏出來的不只是音樂,更是姐妹之間的情誼。他們的媽媽這時進到了琴房,她坐下靜靜地聽姐妹的合奏。我對她笑笑。

他們彈完,媽媽覺得驚喜,在家中聽了很多次他們的合奏,但在課堂上聽,好像兩人的默契又更好了。「你們要好好加油!不然老師的《琴鍵上的教養課》要改成《教訓課》了。」盟盟高興地接下去說:「還是改成《感化課》好了。」娜娜彈起她的即興之作,我們席地而坐,欣賞起來。在娜娜的琴聲中,我們只知道鋼琴可以這麼好玩,而琴鍵上的課不是來「教訓」或「感化」,音樂本來就該如此分享。娜娜彈完,我們拍手,謝謝她的音樂,及她琴鍵上的分享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