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茉莉:

昨天演奏會幸好圓滿結束,你的好朋友小孟在老師的疏忽下,差點沒有上台而失去表演的機會。因為演奏會的時間和場地的安排有些變更,學生有的來遲了,我自己也忙著要上台,而忘了小孟。當我得知漏掉了小孟,趕忙把在茶點慶祝的家長和學生找來,再回到音樂廳,請大家給小孟一個機會(也是給我補償的機會)聽她彈琴。小孟得到這個遲來的機會,不慌不忙地彈起馬祖卡舞曲,你站在她身後,為好朋友有這個平反的機會,和她優美的琴聲,感動地一直哭一直哭,我站在你身邊,看著淚水如珍珠般閃亮地墜落,我也感動了。

你一直是很特別的孩子,看你安安靜靜的說老師好,坐下來彈琴,馬上就讓我忘了你才七年級,高挑的身材及修長的手指,已經很有小鋼琴家的架勢。記得你的第一堂課彈蕭邦的C大調練習曲,八度琶音上上下下,毫無困難;再來貝多芬的奏鳴曲,譜攤開你一頁頁地彈了下去,我想你可能不知道這些曲子有多難。以前的老師因為搬家,我好運氣地成了你的鋼琴老師,心想你不管與哪位老師學,都會學得很好,因為你熱愛音樂,這已是足夠的動力。

你不只彈鋼琴,也拉小提琴,閒暇也愛作曲。妹妹莎拉是你的小跟屁蟲,你雖然口口聲聲說她很煩,但我也看過你下課後,特地去接妹妹,她看到你開心地吱吱喳喳說個沒完,你翻翻眼珠說,唉,妹妹真的很討厭。聽媽媽說你們在家吵個不停,讓你們彈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四手聯彈,簡直像是兩個要分手的情人般,一彈就吵架。媽媽問可不可以不要練習了,但你們還是很執意要彈,那就苦了媽媽。雖然你們在家看似死對頭,但媽媽也告訴我你們兩個自己到南部的親戚家度假時,妹妹想家哭了,你不只安慰她,還讀故事書給她聽,陪她入睡,我就知道你是個好姊姊。

那天上小孟的鋼琴課,你進來打招呼,小孟稱讚你琴彈得好,你也稱讚小孟,我看你們對彼此的讚美,知道你們都很重友誼。你問可以在琴房寫功課聽小孟彈琴嗎,小孟說她不介意,你開心地拿出作業寫了起來。小孟彈起貝多芬的迴旋曲,彈著彈著哭了起來,我正驚訝不知怎麼安慰她時,你比我還快地衝到小孟身旁問她怎麼了。我趕快說都怪貝多芬,寫這麼難的曲子,小孟沒有笑,哭著說她想到今天考試沒有考好,很難過。我馬上安慰她說國中的數學和物理化學都很難,我常有不及格的分數。

小孟還是一直哭,你趕快說你那天考試也考不好,要小孟不要難過。果然,好朋友的話比老師有效,小孟擦擦眼淚不哭了。你看了才安心回座位寫功課,還不時偷看小孟。你不希望好朋友難過,那比你自己難過還不好受。我想起我的妹妹,同你一樣也是處女座,做事情要求百分百,對別人好得不得了,寧願自己功課沒有做完,也要幫別人寫完功課。

在演奏會上你彈奏了蕭邦的夜曲,一首絕美的鋼琴音樂。三頁的琴譜看似簡單,但其中有很多的華彩奏,八度甚至十六度半音音階的琶音,一次比一次精采。我聽後想了一會兒,問你音樂會的曲子改成這首夜曲好不好,你沉默地點點頭,我知道你覺得受傷了,為何要把練習很久的詼諧曲改掉?詼諧曲再怎麼樣聽起來也比較酷,很多八度和弦,再加上很多超強的大聲音樂表情記號,彈起來多麼地神氣啊。

因為,親愛的小朋友,那首曲子現在我們還沒有完全學好,並不表示以後我們沒有機會上台表演。我們已經習慣了兩三個禮拜通過一首曲子,當我們練習超過了一個月你感覺焦慮,是不是彈得不夠好所以沒有通過?不是的。而是有的曲子就是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練習,尤其是比較大的曲子。老師以前當學生時,有時候一個學期就彈三首曲子,或四首。我的老師一而再再而三地改,三個月的時間或更久的時間,我除了一直練習外,還是練習。

藝術,不是一天可以完成的。有時候,它可能沒有完成的時間。這樣說吧,十三歲彈的曲子,我現在再拿出來彈,可以有更深的體會。所以十三歲通過的曲子,不表示我已經畢業了,而是那時我做到可以做到的。現在更喜歡拿以前的曲子來彈,和以前的我比較,知道什麼可以做得更好。所以,你的詼諧曲現在還是在學習中,只是現在這個時間點不適合上台表演。

音樂是條美麗的河流,我們暢遊翻滾於其中,流過的古典、浪漫、印象派的風景你盡收眼底,想要重新回味,你可以再回去看,喜歡的話,再來一次。它不會因為你通過了而不再美麗,而不值得你再看,對不?

我看著你的淚水,在小孟的樂聲中大珠小珠落玉盤,想著你才彈過的夜曲,不知道哪個比較美麗。你恬靜溫暖的心及淚水,是十三歲的你給演奏會一個珍貴的結尾。音樂,沒有停止,它繼續流在時間的河流裡。等我老的時候,我會再游回來,看看這一場音樂會,及你的眼淚。


獅子老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