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著多日不見的冬陽,她來到巷弄裡的咖啡店,沿著前院的石子小徑來到大門,往裡望去盡是原木如咖啡的顏色,她就喜歡這個地方了。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與陽光同桌。侍者過來,她簡單地點了美式咖啡,『就這樣?』侍者問,她點點頭。手機響起,朋友說會晚一些時候到,她說沒關係,就咖啡,就冬陽,等待也成美事。

咖啡店裡漆成白色,淡藍的條紋如海浪如藍天,一樣寬廣怡人。咖啡來了,濃郁得深不可測,把熱牛奶加了一滴進這滾燙,一圈圈如海浪,在小小的杯緣內興風作浪,一波波地,她看到了阿彥。

阿彥,把海介紹給她的男孩,那時候他們才小學一年級,小小的她坐在小小的阿彥旁邊,屬於發呆日子的小學生,什麼都記不得的,倒記得阿彥的海。畫畫課裡當老師還沒有示範完畫畫的主題,阿彥已經決絕地畫了起來,她好奇地靠過去看,他奮力地用蠟筆畫上一道道的藍,『這是什麼啊?』她問,阿彥沒有看她,神氣地回答:『海。』藍天與海,海天一色。原來海是長這樣的,她想。

畫完海,他開始畫起中間的空白,一桿一帆布,又是木板又是繩索,是船!船升起棋子,戴著帽子的船長站在船中央揮手。『這是我爸爸,船長。』阿彥驕傲地說。哇,她看得目瞪口呆,原來阿彥的爸爸是船長,在大海的中央駛著大船,不知要航向何方?『所以你爸爸不在家?』阿彥沒有回答,繼續畫起第二張圖畫,第二艘船……

後來,只要是畫畫課,阿彥會畫起那永無止境的大海和船,及那看來有些寂寞的船長,阿彥很少把自己畫進去,是因為他還是小孩子不能上船還是怎麼,她沒有問。一年級後他們一起升上二年級,畫畫課裡阿彥又畫起海,新同學問起阿彥畫裡的船長時,她突然好希望他爸爸趕快回家了。

她喝了口咖啡,淡棕色的馬克杯保守著杯子裡的熱烈,她握上杯身感受溫度。記得她有一款同樣顏色的馬克杯,放到那裡去了?那杯子是凱莉給的,特別郵寄給她,在他們從海邊度假回來後。收到那個杯子,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海邊。

讀大學時,一次寒假室友媚約她到海邊小屋度假,『我們全家都會去,我哥哥那個女朋友也會來,你也來吧,有你們兩個“外人”一起陪伴,才不會太孤單。』媚一向說話都是如此坦白直接,寒假也沒有別的地方走,她便答應了。媚開車,到了海邊。她一直認為海邊一定要是藍天白雲的好天氣,一望無際的海天一線才配稱得上海邊。但這是冬天的海邊,灰噗噗的天空,還飄著小雨。藍天的海邊會加分的話,那下雨的海邊一定是扣分的。

到了小屋,她駭笑,因為他們停在一棟三層樓的別墅前,『來吧。我們先把行李從電梯運上,再到海邊走走。』停好車,放好行李,他們看到了一對男女在海邊散步。『那是哥哥喬和凱莉,走,我們去當電燈泡。』媚拉著她走向海邊。喬和他們揮揮手,另一隻手緊緊握住凱莉的手,是個漂亮金髮女子,窈窕的身材簡直是模特兒的身段。『她好漂亮啊。』她說,媚不以為意的說,『漂亮有什麼用,她是猶太人,成不成還得看爸爸媽媽怎麼說呢。』說完,媚拉她要她走快一點,跟上他們。

晚餐後,凱莉殷勤地幫忙著,為大家送上甜點和咖啡,她稱讚咖啡杯的質感及顏色,喬開心的說是凱莉送他們的,凱莉特別走過來,為她加些咖啡。『謝謝你。』凱莉說。一頓大餐下來,大家全攤在客廳,天還沒有全暗,凱莉提議去海邊慢跑,喬開起電視,說球賽才要開始,沒有人理會凱莉的建議,她站起來說一起去吧。

從後門出去,沿著木條鋪的小徑走,就是海邊了。她們聊著聊著,漸漸聽不到彼此的聲音,海浪一波波地打上岸,凱莉跑了起來,她卻覺得風太大,想走走就好。『那我跑步去了。』她說好,凱莉跑遠了,留下兩行腳印,她踏著它們走著。想不到沙灘是硬的,沒有夏天鬆軟的感覺,冬天什麼都是硬梆梆的。天色越來越暗了,風也大,等不到凱莉,便往回走去。

假期後,回到學校,收到了凱莉寄給她的咖啡杯,卡片上寫著,『給另外一個外人』,後來,聽媚說他們幾個月後就分手了,咖啡杯成了那段戀情的唯一見證。咖啡杯呢?她喝了一口咖啡,想著上次用那個咖啡杯是什麼時候,想不起來了。

此時耳邊傳來久石讓的音樂,活潑的鋼琴樂聲和陽光跳起舞來。她笑了,音符一跳一躍之間,她扶住妹妹。在沙灘上,他們小小的身影,一個七歲,一個五歲,夏天的沙灘是滾燙的。媽媽租好了救生圈後,她們脫下鞋子,三人跑跳向沙灘。海水呼地湧了上她們的光腳丫,她們大叫,她碰地坐到沙灘上,媽媽把救生圈套在她們身上,妹妹就哭了,『我不要下去。』本來還嘻嘻哈哈的小孩子就大哭了起來。

她已經很習慣妹妹的大哭,也不懂明明前一秒時還開心大笑,怎麼一碰到海水就大哭了?況且她們都在她身邊。媽媽好言相勸,妹妹才不哭了,在沙灘與海水之間玩起沙,她加入妹妹。海水也有一下沒一下地湧上,媽媽一手牽一個,站在沙灘上,『等海浪來,我們就跳起來哦。準備好了,一,二,三!』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一個黑影壓了下來,抬頭一看,朋友到了。她笑笑招呼朋友。『路上塞車,今天天氣好,好像大家都出來走走,路上好多車。這地方好,很幽靜。我走進來時,看你想事情想得好專心啊,在想什麼啊?』朋友問。這要如何說盡?想阿彥和他永遠畫不完的海與船長,想凱莉海邊慢跑的寂寞,想那一座座堆好又倒的沙塔……如何道盡?『沒有什麼,只是發個呆。看,太陽終於出來了。』

她們聊起天,啜上一口咖啡,溫度仍在,她想,幸好,海邊的記憶溫度也依舊,也依舊。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