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參加第一次的部落格比賽,很僥倖地進入了初選,主辦單位要進入初選的人寫入圍宣言,我喜滋滋地寫了一篇,那時剛認識到文友 Bechild 推薦了一篇『落選宣言』給我,讀了後,被文中的機智詼諧逗笑了,更對作者『痞子孔他牽手的窩』印象深刻。為了鼓勵她,希望她不要因為沒有入圍就不寫了,特地設了個帳號到她的版留言,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從她的部落格才知道她和先生痞子孔兩人不只是終身伴侶更是生命的戰友,痞子孔一天覺得不適,經醫生檢查後,突然發現需要換心!他們馬上進入備戰狀態,非常幸運地不久後就排到了換心手術,住院開刀,痞子婆一直陪伴在側,也寫下了一系列的『痞子孔變心』,記載了這一段辛苦但值得的日子。

所以,她對醫院有種恐懼和排斥。但當我們的朋友 Kris 住院,相約去探望時,再怎麼內心交戰,她是第一個去醫院看 Kris 的。她下班後直接去醫院,帶了幾本書給 Kris,等痞子孔下班也過來,換心二人組成了最佳搭檔,把住院的經驗一一傳授給 Kris,更重要的,他們很逗趣,把笑聲也帶進病房。因為她陪痞子孔走過,知道笑聲及希望最重要。

痞子婆總是笑臉迎人,大眼睛一轉,知道她不是要損我,就是有好玩的事要與大家分享。她也寫文章,聽說一篇部落格完成只需五到十分鐘,我問既然那麼快,為何更新地這麼慢,她吐吐舌頭說常忘了自己有這個部落格,久久想起好像很久沒寫,才又快快寫一篇。話雖然這樣說,她是皇冠的特約作家,每個月都有作品刊在皇冠雜誌上。她便安慰自己及我們這些可憐的讀者,反正皇冠一個月會有一篇她的文章,也算交差了事。

看似開朗的她,卻不喜歡人多的場合,所以我的簽書會她都缺席。雖然如此,當沙非從沙漠拜託她代她參加部落格大賽的頒獎典禮,她還是去了。那天,我接到痞子婆的電話,『獅子,我腳受傷了,可能沒有辦法去,我再休息一兩天看看,要是到時候好些了,我就會去參加。』她說。頒獎典禮那天,她如期出現,打扮地漂漂亮亮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閃著珠珠的涼鞋,不仔細看,看不到腳的傷口。她走得很慢,要我等她,我說要是沙非得獎了,她可不能走這麼慢上台啊。

她很挺朋友,很講義氣,看錫安媽媽要出書了,她說早邀公司裡的同事一起團購。我稱讚她的同時,也質問她為何沒有這樣推銷我的書,她趕快說因為說溜了嘴,本不敢告訴我的。不過她有把我的書推薦給她的家人讀,『我弟弟看了你的書,皺著眉頭說,怎麼拿“這種書”給我看。』說完她大笑,我也笑了。

我接著問她,錫安媽媽的簽書會會不會來,她說她真的不習慣太多人的場合,我說好,不勉強。所以,當天在人山人海的場地裡,她翩然地出現時,我非常地驚喜。『你來了?!』她笑笑,介紹她身邊的人,原來,她不只來了,還帶了一卡車的家人及好友來支持錫安媽媽。

我稱讚她夠義氣,她說她沒有什麼錢,但她可以幫忙團購,帶家人朋友來參加簽書會。我們在一旁等簽書,看痞子婆招呼家人坐下休息,拿書準備簽名,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一次她打電話問我可否接受一家電視公司的採訪。她說是朋友的電台節目,她想到我,所以向他們推薦我。原來,她是這樣挺我,不著痕跡地幫我。

這就是痞子婆,總是微笑待人,雖然有時她會損損我開我玩笑,但我知道她挺我。我們沒有一起喝過貴婦人下午茶,但我們曾一起吃過醫院地下室的午餐;雖然沒有一起逛過百貨公司買名牌包,但她為了支持困難中的朋友,買了朋友的二手包送人;雖然沒有去過她家,但當我告訴她剛好經過她的娘家,她馬上邀我去她家坐坐,要她爸爸煮一桌飯菜給我吃。站在痞子婆旁邊,我們等錫安媽媽簽書,我想告訴大家,她就是痞子婆,我的朋友。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