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段,走過一家麵店,看到招牌上的照片,南洋牛肉麵,這麵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沒有多想,就進了店叫了一碗。沒多久,麵送上來,哇,我驚呼,好一碗麵!金黃的色澤,椰汁和高湯融在一起,切得細薄的牛肉置於麵上,灑上青蔥,伴以透明的豆芽菜。我巧妙地用筷子攪拌了一下,先夾起牛肉再把豆芽菜堆上,送入口中,濃郁的牛肉到了胃,到了全身,非常滿足。

這牛肉這湯讓我想起了午夜牛肉麵。午夜牛肉麵,遠在德州,遠在二十年前(什麼?二十年前?時間真的是飛的)。那時我和妹妹在德州讀書,妹妹是很好學的學生,要找她去圖書館就是了,而我都在琴房,通常我練完琴,去圖書館接她,在偌大的圖書室裡要找她很容易,因為沒有剩下多少人。她看到我,總很吃驚已經又是要離開的時候了。我指指牆上的鐘,她點點頭。我常想要是我沒有去接她,她可能會整夜待在圖書館也說不定。

『餓了。』妹妹說,我把車開到珍珠餐廳,看到餐廳還亮著燈,很感謝地推門而入。『咦,你們怎麼來了?』原來妹妹美術史的同學賽門在這打工,賽門招呼我們,看了菜單,很快地我們姐妹點了沙茶牛肉麵。賽門告訴廚子我們點的麵後,過來和我們聊天,主要是和妹妹。『你今天考得怎樣?』妹妹說還好,賽門沉不住氣說了自己的分數,『我得B。』他擺明了要妹妹也翻牌。妹妹笑笑,喝了口茶說:『我得A。』

麵來了,『哇!』我們驚呼。麵盛在比我們的頭還大的碗公裡,『吃得完嗎?』賽門挑釁地問,我們說等著瞧,沒問題的。碗裡的牛肉切得細薄,灑上蔥花,一幅幸福的圖畫。一口湯汁喝下,滿滿的牛肉味和著沙茶味,這不曉得是哪裡的料理,但在近午夜,吃起這一大碗的牛肉麵,非常的滿足。

後來,賽門約妹妹一起讀書,我想他要打敗妹妹,我警告妹妹,她笑說就一起讀書,考得好就考得好,她不在意成績但求全力以赴。想起以前在台灣補托福也是如此,她認真的精神,讓我嘆為觀止。那時,我五專畢業後,上台北準備出國事宜,報了補習班補托福,一個禮拜六天課,週末模擬考,一個禮拜下來到了禮拜天只想休息。補習班禮拜天也排了課,通常是留學生講習之類的課,請來留美學人分享留學的甘苦談,我想等我出國開始生活了,就會知道了,不用聽這些講習,就自己自動放假。

誰知兩年後,換妹妹補托福了,這小子認真到禮拜天的講習也參加。爸爸很高興地說兩年後補習班也進步了,老大那時補習還沒有這樣的課,現在也提供這麼好的課外輔導,真是好。妹妹沒好氣地說以前就有了,是姐姐翹課的。禮拜天全家要出去吃飯,得等妹妹上完留學講習她才肯一起去。爸爸總會問,為何姐妹倆差這麼多?

後來,晚上去圖書館找妹妹,我們直奔珍珠餐廳吃麵,通常車一停好,進到裡面,賽門會說在煮麵了,然後會問妹妹考試的成績,可憐的賽門,沒有一次考贏妹妹。這看似溫柔的妹妹,考試起來的狠勁我才見識到。一次,我把車開去餐廳,她阻止我,說今天賽門考不好,還是不要去刺激他了。

那碗公大的牛肉麵,現在想起來,我們每次都吃光光,很給老闆面子。練了一天琴的我和讀了一天書的妹妹,最需要的不過是那碗麵,及彼此的陪伴。吃完走出餐廳,也半夜了,轉個彎就到了住處,我們道晚安,妹妹設了三個鬧鐘叫我起床後,好叫她起床。一天又過去了。

不知不覺中,我也把眼前的南洋牛肉麵也吃完,摸摸鼓脹的肚子,非常滿足。走出餐廳,人來人往的路上,我步履闌珊,因為吃得很飽。想不到一碗麵如儲思盆,讓我回到了德州,重享和妹妹吃麵的快樂時光,等她下次回台灣,一定要帶她來這吃麵。看她還記不記得午夜牛肉麵,碗公如頭大的一碗幸福,還有立志要贏她的賽門,還有那天一亮就要出門讀書的傻勁?記不記得?記不記得?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