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整理舊照片,看到了一張和爸爸的合照,那是一九八八年的秋天,照片裡我們站在中央公園裡,手牽手,後面晴空萬里,周遭的樹木正開始要轉換顏色。紐約,爸爸,一九八八,好遙遠的年代。

那年八月我才到美國讀書,很巧的,爸爸在十一月就因為研習會也到了美國,我便趁一個週末從德州飛去紐約看爸爸。記得在飛往紐約的飛機上,我一直看著小小的窗戶外面,很期待可以從空中看到自由女神。坐在隔壁的小姐問我是不是第一次到紐約,我說是,“ I want to see the Free Goddess.” 她很客氣禮貌地說:“You mean Statue of Liberty.” 原來自由女神是叫做 Statue of Liberty, 懂了。

果真,看到了自由女神!在大海裡好小的一個綠色小點,我有些失望,心想自由女神應該很大才是。很快地,降落在甘乃迪機場。出了機場,找了很久找不到爸爸,正著急時,聽到廣播著我的名字,我聽不懂廣播的內容,趕快急急抓了一個路人,碰巧是機長,他帶我找電話,播過去後,說是爸爸在找我。機長示意我走出航廈,往下一個大樓走。我狐疑地打開門走了出去,一進另外一個大樓,就看到爸爸了!

爸爸馬上幫我拉行李,帶我坐地鐵去了。地鐵行駛在空中的軌道,一片工廠和低矮的公寓,看不出紐約市的偉大,後來,地鐵開入了地底下,一出地鐵站,哇!紐約。我必須抬頭才能看到摩天大廈,黃色的計程車囂張地橫行。我們先到旅館放好了行李,就開始了我們的紐約之旅。爸爸帶我去中央公園,我興奮地東張西望,爸爸以前來過,但這次待比較久,也可以好好地玩紐約。我們便在草原上照了這張照片。


爸爸很關心我一個人在德州讀書,問了我學校的事,我也一一告訴爸爸。我們走在公園裡,我告訴他我修了英文、音樂史、物理學和美國政治,爸爸問什麼最難,我笑答:『當然是美國政治。』學校的老師都很好,對外國學生也很包容,了解我們的難處。上課也一段時間了,適應得還不錯,雖然上課有時候還不能夠完全聽得懂,但在進步中。爸爸很高興。他說他打電話回台灣,問候媽媽和妹妹時,妹妹問他有沒有每個週末來德州看我,我們聽了都笑了。因為,從德州到紐約也要兩千六百公里,美國真的太大了!

我也告訴爸爸,最近上課看黑板總覺得看不清楚,爸爸馬上帶我去配眼鏡。我們往下到華爾街附近,去造訪當時最有名的高樓——世貿大樓。我站在廣場抬頭看,太陽的光線照得我無法看到頂端。我們在世貿大樓找了家眼鏡行配了眼鏡,度數不深,250,店家說晚些時候就可以來拿了。我們還去港口排隊搭船去看自由女神,在船上有些冷,我們當觀光客當得很開心。

第二天早上,爸爸帶我出去吃早餐,在四十二街和第七大道的轉角,我們看到一家餐廳外面寫著早餐1.65美金,爸爸說真是便宜,我們來吃吃看。進到餐廳,鬧哄哄的,也一下子就覺得溫暖了不少。十一月的紐約,也開始冷了。我們拿起菜單,小姐過來點菜,我們點了兩客早餐,『你們蛋要怎麼煮?』她問,爸爸問她有哪些蛋,“Scrambled eggs or sunny-side up?”(炒蛋或荷包蛋)爸爸聽了,拿出紙和筆,請小姐再說一次。

在那吵雜繁忙的餐廳裡,好學的爸爸竟然要那小姐再重複一次炒蛋和荷包蛋的英文,小姐好脾氣地再說了一次,爸爸聽不清楚,問她怎麼拼。小姐可能覺得爸爸很可愛,就大聲地說:“S-C-R-A-M-B-L-E-D,”爸爸趕快寫下來,也跟著她大聲地念了一次。『所以,先生你要什麼樣子的蛋?』爸爸很開心地說Scrambled egg, thank you.

這麼多年來了,很多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那次紐約我們還玩了哪些地方,我不大記得了,但在充滿了培根、炒蛋和咖啡味道的餐廳裡,爸爸低頭寫scrambled egg的情景,我卻一直記得很清楚。

幾天後我回到德州,爸爸在紐約又待了一個月才回台灣。如上天的安排,一年以後,爸爸被外派到紐約,成了紐約客,不再是觀光客;而他的上班的地方就在世貿大樓。爸爸的辦公室有一個窗戶,看出去就可以看到自由女神,每次去找爸爸,站在五十四層樓高的辦公室看自由女神,總覺得好神奇。自由女神還是那麼小,但,從爸爸的辦公室看出去,覺得她好像不再那麼小了。

看著這照片,誰可以預測幾年後世貿大樓已經不在了。記得一次我去紐約,迷了路,問路邊的攤販世貿大樓在哪裡,她不耐煩地往後指指,我轉過身,就看到兩棟站得筆直的摩天大樓,我打了個顫。而爸爸在紐約工作了幾年後,又派到加州,後來,就回台灣來。他和媽媽憶及紐約,都讚歎在紐約的那幾年是他們最喜歡的日子。

我把照片拿給爸爸看,問他記不記得當年是他帶我玩紐約的,『不記得了。』他無情地回答我,繼續看著報紙,『那你記得是你帶我去看自由女神的嗎?』我再問,爸爸搖搖頭,『誰記得啊?』後來,我就放棄了。我看著照片上的中央公園,秋高氣爽,樹葉正要變換顏色了,而窗戶外的台北市街頭,也可以看到結著咖啡色果子的台灣欒樹正開著黃色的小花,秋天也到了。我問爸爸,他待過這麼多城市,最喜歡哪一個地方,我以為他會說紐約,我真這樣認為。他頭也不抬地說:『台北。』說了後,他抬起頭來,看看天空,想了想,點點頭說:『當然是台北。』微風吹了進來,秋天真是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