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裡收錄了一篇妹妹在生病那年寫的文章《不讓你看見我的眼淚》,要出書時,我問主編純玲可以也一起放到書裡嗎,純玲說可以。後來,書進行到了取書名的部分,幾個書名都不甚滿意。這時有人建議《不讓你看見我的眼淚》,我還在考慮時,告訴媽媽這個書名。媽媽聽了想了一下,說:『這個好。』媽媽說好,當然就好,我趕快告訴純玲。後來,書名叫這麼定案了。現在想想,這真是再適合不過的書名,好似當初就說好,我們都要好好的,搶玩具的同時,也要好好相愛,照顧彼此。不讓你看見我的眼淚,你看見的,都會是我的笑臉。

《不讓你看見我的眼淚》獅子妹妹寫

姊姊趁護士進來給我換藥時,匆匆地抱一抱我說再見,然後拿著行李,把門帶上就走了。可是我還是看見姊姊的紅鼻子,在護士前,我也忍不住落淚了。

我知道那是姊姊唯一可以離開的方式。我們住在兩個相隔遙遠的城市,這次我做臍帶血移植,姊姊特地排開繁忙的課來看我,五天的時間似乎很快就過去了。大部份的時間我身體都很不舒服,所以都躺在床上。姊姊會三不五時跑來陪我躺在窄窄的病床上,倚著我,抱著我,安慰我。我做骨髓穿刺時,姊姊也在身邊握著我的手,後來姊姊實在看不下去了,覺得暈眩,才到沙發上躺著。

洗澡時,姊姊說要幫我,我說不用,可是姊姊很堅持。我只好在姊姊面前把衣服脫下,淚水卻不禁盈滿眼眶,我多希望姊姊不要看見我傷痕累累的身體,我也不要習慣有人幫我洗澡,因為姊姊一走,我又要回到一個人住院的獨立。所以在眼淚落下前,我連忙請姊姊離開,然後在蓮蓬頭下,我邊洗邊哭。記得小時候,有什麼問題,我都理所當然地先叫姊姊。姊姊雖然只大我兩歲,可是也滿認命的,不管是從打蟑螂到修理馬桶,都很認命地為我一一做了。自從我生病以來,姊姊常常飛來看我。每次姊姊走,我都哭得像一個心愛玩具被奪走的小女孩一般傷心。我知道我們都長大了,我不能什麼都再靠姊姊,生病要自己面對。

去年在病發前,姊姊動了一個手術,我想終於可以換我去照顧姊姊了,所以我馬上就飛到姊姊那兒去。還好姊姊手術結果一切無礙,我沒有如願照顧到姊姊。

後來我就發病了,來得好快好突然,媽媽和姊姊二話不說就飛來照顧我。第一次化療出院,身心俱疲,有那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恍惚,覺得身體根本不屬於自己,就算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也只能撐著坐。我常常問媽媽說:「媽媽,上帝說什麼?」每每在媽媽開始引述聖經時,我的淚就不自主的傾淌。而姊姊總在這時就消失了,我知道姊姊哭了,每一次姊姊消失,我知道。媽媽總是會堅強地唸完詩篇第二十三章,然後也跑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床上靜靜地流淚。

我多想保護我的家人,讓他們不要心痛,不要為了我傷心。可是我只能坐在那裡,假裝我並不知道在另一個房間的媽媽和姊姊,正在抱頭痛哭。他們,不讓我看到他們的眼淚,而我,也不讓他們看到,我的眼淚。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