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雖然關在冷氣房裡上課,還是覺得燥熱,窗戶外天空的顏色慢慢變暗,想是太陽下山了。上完了一天的課,天已經暗了,我按捺不住整天沒有出門活動,趕快抓了腳踏車的鑰匙出門放風,一踩上腳踏車,划出困了一天的心情。夜晚的風輕撫我的臉,身旁的機車和汽車我當是都市叢林裡的戰友,大家小心避開彼此,只為達到目的地。

我急著要赴約,赴那條河流的約。幾日不見,我思念地緊。前些日子颱風的關係,河濱步道關了起來,不能探訪的那幾天我失魂落魄地想念。過了閘門,來到了步道的起源,我停了下來,世界也隨我停住了時間。眼前紫色的彩霞毫無保留地為我展開,太空已經要暗下,似乎在等著我般地,遠方的大橋還隱約地亮著最後一絲的光,萬家燈火點點閃在天際。

微風吹來,蟬聲有一下沒一下地叫著,身後的摩托車呼嘯而過,我不擔心,閘門為我隔開市囂和煩惱。我深吸進一口氣,啊,河濱的味道,乾淨純粹。帶著朝聖的心情,我騎上車子,慢慢地往北方騎去。步道路旁亮著燈,三三兩兩的騎士和散步的人依著自己的步調或走或跑,不出一會兒,河岸就緊緊陪伴在左邊了。夜晚裡,河流成了黑絲綢,任何反射在它身上的,它回報以無比柔情的反光,如情人眼裡出西施地,反而呈現出比原來更美的模樣。所以,彼岸大樓成了暗紫的油彩,燈光成了星辰,而波紋成了起起伏伏的地上的夜空。

很久很久以前,淡水河畔邊住滿了人家,想見在這樣的夜色裡,打著燈,在岸上的船上喝起小酒,彈唱著小調,會是多美的一幅畫。在這樣的夜裡,我總會想起巴黎的塞納河畔。它如大眾情人,沒有人不臣服於巴黎的夜色和它的艷麗,多少名流雅士為它寫詩讚頌,但我對巴黎總是提不起太大的興趣來崇拜它。我比較喜歡遠遠地欣賞它,喜歡有關它的電影,它的藝術和文學,也喜歡讀有關它的文章。之於塞納河,我更是鍾情於我眼前陪伴在左側的淡水河,感覺它更屬於我。

港口停了幾艘船,船在深藍的夜空下已是風景,聚集處停了好多攝影的人,每個人目不轉睛地調著光圈,都對著河岸猛拍。我了解他們想要捕捉眼前的美的心情,但我也知道要完完全全拍下它,是不大可能的。再怎麼樣,它也只是那一個時間的平面,我現在看到的船、的倒影、聽到的嘩嘩的流水聲、孩童追跑的嬉鬧聲、還有七月仲夏夜的空氣,遠方隱約的山的弧線,如何只化為一張四乘六的畫面?

所以,我停下來,找了地方坐下,就發呆,就成為港口的一部分。很多人也坐著,但他們不看遠方的景色,只是盯著手上的手機螢幕。可惜啊,太可惜了。待人們聚集越來越多,甚至開起了卡拉OK唱起五音不全的歌時,我知道是回程的時候。我調個頭,往回騎。一抬頭,我傻住了。

天空中一輪明月,不可一世地掛在正中央。它不在乎它的倒影,它知道看到它的人會從此降伏於它。我拿起手機痴痴地照,雖然知道不可能捕捉到它千分之一點美,照了十來張後,就放棄了。乖乖地收起手機,騎上車子,受蠱惑般地無法不看它。我想像自己是一艘小船,飲著夜色和月光,在仲夏夜裡輕輕地划著船,輕輕地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你去看一看,你去想一想,月亮代表我的心。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