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參加了我大提琴老師主辦的音樂講座,演講者是一位非常年輕的音樂家學者Natasha,任教於英國的Guildhall大學音樂系,題目是音樂領導力。這是個很有意思的主題,大家都拭目以待。Natasha是大提琴家,當初她進英國大學修音樂領導,剛開始也不大清楚音樂領導是怎麼一回事,後來,她慢慢發現她必須拋開所有以前所學過的東西,從框框跳出來,才有辦法踏出第一步。

她帶了一個 Future Band 樂團,為我們解釋這個樂團自由的概念:音樂,不是音樂;樂譜不是樂譜;練習,不是練習。音樂的靈感從身邊的事物而來,可以是一朵雲,或一棵樹,或一顆石頭;樂譜可以用石碳下去研磨撒在樂譜上,由一行四、五個小節的音符而成;練習,不是練習技巧,而是練習即興的勇氣。

音樂是每一個人的天賦,如呼吸一般自然,所以它不是只存在教室裏,它在心裏,在靈魂裏,我們要把它找出來;它不只存在樂譜上,它在空氣裏,把它再找回來到身邊。而這次,我們不用傳統的方法表現,不用學習了多年的樂器技巧表現,任何人都可以來玩。指揮不是穿黑色燕尾服的音樂家,他可以只是個六歲的孩子,孩子的總譜畫了很多樂器,和自己的記號;團員不只是交響樂團的音樂家,所有想要想參與的人,老老少少都可以。音樂,應該是每個人的,音樂也應該是每個人可以創造的。

在Future Band裏,沒有對錯的概念,沒有框框,沒有束縛,只有從束縛裏解放自己,解放想像力;往自己最害怕的角色挑戰,從這些不設限走出來後,繞了一圈回到起點,看看還認得原本的自己。原來,音樂領導,不是自己當領導者,而是幫助別人當領導者,幫助別人找到屬於自己的音樂和失去的想像力。

當演講結束,我們圍成一個圈圈,做些自己覺得彆扭的動作,從這些動作裏,忘記框框,不要怕丟臉,因為本來就沒有什麼好丟臉,不要怕做錯,本來就沒有對錯。在不成節奏的律動裏,大家慢慢放開,融入只存在這一次的音樂。大家對彼此敬禮後,謝謝Natasha老師。

Natasha老師分享她之所以會走上音樂,是一位老師的影響。在她十三歲時,他們搬家到不同的州,所以換了大提琴老師。這位新的老師指導的不是很清楚,她才學了幾年的大提琴,老師竟然要她開始學舒曼的大提琴協奏曲了,她沒有譜,就自己聽音樂找音符練習。她的媽媽聽她拉琴,心想怎麼越拉越難聽,趕快幫她換給了Tanya老師。

第一堂課Tanya老師聽她拉過一首又一首的曲子,老師沒有說什麼,只問她都拉完了嗎,她點點頭。老師說,「好,那我們把大提琴放下。」這一放下,三個月以後,她才再拿起大提琴。三個月?!我們聽到這裡,不禁驚呼。Natasha笑著說她那個時候指法弓法一塌糊塗,Tanya老師在聽她拉琴時,一定心裏評估著要不要收這個孩子,收這孩子的話要怎麼改正這一切,孩子有沒有這能耐?

放下大提琴後,老師要她試試新的方法拿弓還有按把位的姿勢,老師一切重來,但她卻不知道老師正實行脫胎換骨計劃。她喜歡這個老師,開開心心地每個禮拜報到上課,然後聽老師說拿弓的遊戲故事,看老師帶她玩蜘蛛或螃蟹走路換把位的遊戲。就這樣三個月以後,老師才讓她再重新抱起大提琴開始。

我問她難道這三個月都沒有反抗過做這些基本的技巧練習,一次都沒有?她想了想,說:「一次都沒有,我覺得我可以信任這個老師。」我們聽了動容了。我謝謝大提琴老師邀請我來這個講座,給了我很多新的想法,老師說她也是。我告訴她我非常喜歡Tanya老師的這段故事,她說她也是。「感覺信任,信任感覺。」老師說。我深深為這八個字裡面的含義所感動。

找到自己,自信地發光。用音樂來帶領孩子,不是在前面指路,而是給他們找到自己的智慧,和走下去的勇氣。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