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s les matins du monde, 法文原字翻譯的意思為「所有世界的早晨」,是1991年的法國片,述說十七世紀法國宮廷樂師Marais和他的老師古提琴家Sainte Colombe的故事。燈光暗了,低啞的古提琴聲慢慢響起。宮廷樂師在晚年似乎對音樂無動於衷,日復一日地演出,把老師交予他音樂的意義,和看似光耀卻自己知道是非常不堪的過去,埋在心裡最深的地方;老了的他,敵不過歲月的侵襲,過往漸漸浮現在良心之上,「老師,我知道你要追尋的是什麼樣的音樂,但我不配。」夜深人靜,或日出之際,他讓這譴責鞭笞他。

老師說,音樂是要表現世俗以外的東西,它要是可以被形容就不是音樂了;這太難了,他做不到,也不想去試,所以老師不願意收他當學生,但,老師的女兒Madeleine偷偷地收他為學生,他漸漸成為優秀的樂師。人生襲來,他以為以他一位不可一世宮廷樂師的地位,他可以以輕蔑的態度,離棄以生命愛他的Madeleine。當一切人世間的所謂的成功都在彈指之間,毫不困難地擁有,他以為自己是無敵。

但每當破曉時分,痛卻是比安靜的湖水還清楚地照著他的悔恨,她看他的大眼睛,她的溫柔及全部的愛,他其實沒有忘記,而每個日出,只是讓他的記憶更為深刻。「唯有悲傷和淚水,才有音樂。」老師說,他年輕時沒有悲傷也沒有淚水,但現在,他有。他回去找老師,老師原諒了他,「老師,請給我最後的一課。」他請求,老師搖搖頭,說:「不是最後一課,是第一課。我們開始吧。」他以無比虔誠的心拿起樂器。

歲月走過了樂師,樂師也老了,華麗的宮廷內,樂師奏著沒有靈魂的音樂,他再也無法忍受這虛偽和他自己,在淚水裡他看到他的老師,對他微笑,老師說:「能夠教到你是我的榮幸,現在請為我奏一曲。」他被原諒了,老師赦免了他,懺悔的淚水留下了臉龐,他拉奏起為Madeleine寫的曲子。

古提琴音低沈沙啞,它不是白天可以聽的樂聲,在白天聽的話,它可以把藍天白雲變陰雨天;在夜裡可以聽的話,它可以把憂傷全部傾倒在淚水裡;唯有在心碎成千萬片時,唯有這時,破碎、不完整,它就可以一弓一弦來來回回之間,用那沙啞,用那低沉,一點一點把破碎補綴,一點一點讓破碎粘合,雖然不再完整,但至少重生;終結了日出時的悲傷,開啓了日出的光芒。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