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的開始,我在學院的辦公室排課表,電話響起,我接起來。『喂,是獅子老師嗎?我是貝絲。』很清秀的聲音,非常小聲,幾乎聽不到。『我就是,可以請你說大聲一點好嗎?』她清清喉嚨說:『你好,我想我的課表排錯了,我應該是上大班鋼琴課的,不是個別課。』我問她有無學過鋼琴,她很為難似的說有,那就沒錯了,有上過鋼琴的話,就可以接下來上個別課。她想再解釋什麼,又欲言又止,我問她怎麼了,她想了想,似放棄般地說沒事,那就上課時見了。

貝絲第一次來上課,很有禮貌,也很有距離。我問她學琴的歷史,她以前學過,轉學來學院後,和L教授學過一個學期,L教授這學期退休了,我接了他的學生。我看她學過的譜,再怎樣,也不會排到大班課。我請她彈些舊曲子給我聽,她彈大班課教材的最後一首小步舞曲,手指手勢沒有初學的生澀,頗具音樂性。我稱讚她可以把一首簡單的曲子彈地這麼好,她低頭臉紅了。我要她繼續大班課程的第二本教材,再給了她簡單的華爾茲,我們就這樣開始了新的學期。

後來她再來上課,還是很有禮貌,但看得出來,沒有以前的害羞,她總是笑盈盈地進來琴房上課,說話的音量還是很小,我請她說大聲一點,只見她一抹神秘的微笑,慧黠地說:『那你要更仔細地聽我說才是啊。』我大笑。後來,她才告訴我為何當時很害怕上課。因為L教授上課的方式很奇特,她彈完一首曲子,他會沉默不語,久久後才問她對這首曲子有何看法。她生性害羞,一首短短的曲子,技巧還不熟,她希望老師可以幫她,但教授就是不說話,要她回去再多想想。上到期末,她想到鋼琴課就喪氣地想哭。後來看到換了新老師我,這中文名字拼法看了更令她害怕,乾脆就先投降再說吧。

貝絲主修聲樂,幾個學期下來,鋼琴越彈越好,接著也要開畢業開演唱會了,她請我當她的伴奏,我欣然接受。一看她的譜,厚厚一疊,德文藝術歌曲,法文香頌到義大利文牧歌及英文的舞臺劇歌曲。我看了傻眼問她,這樣的曲目沒有兩個小時唱不完吧。她說她的聲樂老師想先試試這些曲子,再慢慢淘汰掉一些。我說好,我們一起加油努力。

她的老師那個學期接了主任的職位,外務很多,常常請假不在,請我多幫貝絲伴奏之餘,也幫她聽聽。我們把曲子照語言分為四個部分,一次練習一個部分。貝絲雖然對老師常常缺席感到不滿,但也很認真,不敢怠惰,每一個禮拜過去了,就表示少了一個禮拜,更表示她必須有所進步才趕得上期末的演唱會。

聲樂老師回來上課,我跟著貝絲去。老師因為時間不多,想改的東西一下子改不完,貝絲再怎麼認真,也無法做到老師要求的。老師時間有限,一個小時的課上不到幾首歌曲。上完課我們走出教室,貝絲希望先到我的琴房,我說好,一進到我的琴房關上門,她就哭了起來。我讓她哭,知道她心中一定非常懊惱,老師常不在,音樂要進步,需要時間。一首歌曲要進步,不是一堂課可以做到的,而更不能一兩個月不上課,然後一下子排三四堂課來補。我知道主任有他的行程,但我終究不是貝絲的聲樂老師,我所能做到的是盡量鼓勵貝絲。

眼看著演唱會的日期一天天逼近,主任並沒有空出比較多的時間來上課。我告訴貝絲不管怎樣,曲子背好,扎扎實實地,上臺就不怕了。上臺前主任上了幾次課,學生對老師不信任,而老師想在最短時間把曲子修改到完美,我當伴奏的,坐在鋼琴前面,可以感受到他們之間的張力。我盡量配合,要我大聲我就大聲,要小聲彈就小聲。我想讓貝絲知道,我會和她一起在臺上,支持她幫助她。

貝絲很認真,上完課一定馬上回琴房練習。我知道,因為琴房就在我辦公室的隔壁。有時侯我有時間,就直接到琴房幫她和伴奏。我告訴她,她唱得很好,上臺一定沒有問題的,何況她準備地這麼周全了,一定可以的。她謝謝我。

到了表演的那天,主任和音樂系的老師都到了,貝絲看到這麼多人來,有些害怕。我們在後臺,我告訴她,這麼久的準備就是等這天了,忘掉臺下的人,只要去想音樂帶給她的快樂。發音,發聲,音準,她都有,所以不要擔心,好好地去當一隻夜鶯,歡欣地啼唱。

她先和吉他老師上臺,演奏義大利的牧歌,吉他清脆的和聲伴奏,很有古典風。接下來我們就進入德國重量級的Wolf的藝術歌曲,每一首如德國的哲學,厚重實在,音樂之美和輕亮的牧歌大為不同。貝絲在我前方,手穩穩地放在琴蓋上,回頭給了我一個微笑後,我們開始。我想起我們合奏的第一次,她的譜上寫滿了德文發音,我也想起她第一次來上課害羞的樣子,而現在,她站在舞臺中間,高聲地唱著Wolf。

上半場完美結束,我們回到休息區休息。我抱抱她說她唱地好棒,而再半場就結束了。她臉紅咚咚地,興奮地微笑直點頭。主任敲門進來,他拍拍貝絲的肩膀說唱得還不錯,主任接下去說,『整個的音效嘛,嗯……和吉他老師的合奏很好,吉他老師和你的歌聲非常契合,那簡直是完美的的組合。Wolf嘛,嗯……』老師停了一下,『你德文的發聲不夠清楚,sch的音我們上課提過了,可以再更好,而和獅子老師的合奏,你的部分是百分之98.76完美,而獅子老師則是百分之98.50完美。好,下半場不要忘記法文的發音。』

主任帶門走了出去,我轉頭看貝絲,她如被放血般,臉色蒼白。我上前把手握住她的肩膀說,『貝絲,看著我,聽我說。』她的眼眶紅了,淚水滿溢。『聽著,不要去想主任說的,忘記它,忘記它!你還有下半場要唱,把心思放到你最喜歡的的舞臺劇的歌,你告訴過我,那是你當初愛上唱歌的起源啊,記得嗎?』她虛弱地點點頭。我繼續說:『我很抱歉我只有百分之98.50完美。』她笑了。『我下半場會盡量做到百分之百完美。』我說。貝絲抱抱我,我把譜拿給她,她說她喝個水,休息一下就好了。

說真的,我也不懂為何主任半場休息要說那些話,任何時候都可以談如何可以更進步,但有一個時間點是不適合談——那就是上臺的時候了。甚至在上臺的一個禮拜之前就不該再改任何東西。但每個老師帶的方式不一樣,或許主任是這樣帶學生的,但我想學生上臺已經夠緊張了,安定軍心有時反而更重要。貝絲下半場表現地很好。這樣一場重量級的學生演唱會,我非常以她為榮。她唱畢,我們一起敬禮。

演唱會開完後,她還有一個學期的課,她修了鋼琴,也開始準備畢業考。她來上課,沒有開演唱會的壓力,看得出她放鬆多了。我們彈德布西的月光,她不能相信和我學的時候,她才彈大班課的教材,我說『你真該多相信你自己。』她笑了,她說那我更會為她將要告訴我的事高興。『老師,我畢業後要去讀法學院。』

我很訝異聽到她如此說。音樂史上很多音樂家都是先學法的,後來放棄了法學而從音樂,而我們的貝絲則是從音樂的路要轉向法律!我祝福她。她告訴我最近在準備畢業考之餘還開始準備了LSAT(法學院入學測試),雖然很忙也很有壓力,但她知道那是她要走的路。

我看著她,覺得她真了不起,她一向知道她要什麼,發現鋼琴老師不合,主動要求改課程,老師沒時間多上課,自己就多練習,她一直往目標前進,設定了就勇往直前。所以,當我知道她考過了LSAT一點也不吃驚,而她申請到的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法學院,我更為她高興。學院畢業後,她就到紐約當起了法學院的新生,逐步實現她當律師的夢想。

她來信告訴我說,她到的第一天新生訓練,在一群高學府學生中,別的學生拿著LV及其他高檔的皮包,穿著香奈兒套裝,她拿著一個家人送的畢業禮物COACH包包,及我們一起逛街買的平價套裝。別人問她哪個學校出來的,她說了學院的名字,沒有人聽過。但那又如何,她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員,一樣的了不起。她信的結尾簽上:『你百分之98.76完美的學生上。』我笑了,而我也才百分之98.50完美,不過,那又何妨,我知道在我心中,她可是我百分之百的驕傲。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pearl72978
  • 耶﹐好久沒來搶第一個位置!

    獅子老師﹐我上個月回去台灣時也有吃到金峰滷肉飯耶﹐真好吃!

    看照片﹐貝絲是法學院畢業了嗎﹖ 讀得出來妳很為她驕傲! 她的笑容真
    燦爛~~


    我也不懂為何主任要在半場休息時那樣說﹐時間選的真不好。不過誰說一
    定要 100% 呢﹖ Imperfection makes our lives way more interesting!
  • 我相信在她的心中,妳也是個百分之百的好老師
  • Bechild
  • 雖然我知道100%>98.76%>98.50%...
    但是我得很不好意思地說,美國教育真是太會誇獎人了,
    如果是我,90% 的完美那就已經很不得了了啊……
    (百分之一百地看錯重點,逃!^^)
  • 新的
  • Dear Lioness:

    今天起床是個晴朗可愛的星期天, 中午打算去吃個印度料理, 然後去看電影2012年

    看完妳這篇, 讓我想起Steve Jobs 在2005年對史丹福大學畢業生的演講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中譯 虛心若愚)

    他説的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人生中的點點滴滴如何串連在一起。這讓我想起, 在當下
    看起來不相關, 甚或是挫折的經驗點滴, 日後可能會奇妙的串連在一起~~~比如說,
    在2000年初, 我加入了一家草創的金融資訊服務的公司, 公司裡眾星雲集, 經營團
    對全是美國頂尖明校的畢業生, 股東都是亞洲赫赫有名的機構投資人,但隨著網通泡
    沫破裂, 公司在一年後轉賣他人~~~2001年我轉戰顧問公司, 最大的收穫是真正的富
    人最需要的服務, 不是投資諮詢, 而是合法的節稅規劃~~~現在我從事的是綜合投資
    諮詢與節稅規劃的理財顧問~~~我之前的經驗都奇妙的連在串連在一起了

    Steve說,你無法預先把點點滴滴串連起來;只有在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
    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所以你得相信,眼前你經
    歷的種種,將來多少會連結在一起。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好,命運也好,生命
    也好,或者業力。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我的人生因此變得完全不同。

    所以98.75%也好, 98.5%也好, 甚至是完全的失敗也好 妳都要相信, 將來多少會奇
    妙的連在一起, 畢竟我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而且我們也都喜愛現在所做的事, 不是
    嗎?
  • lioness
  • Dear Pearl:
    謝謝你的留言,我們說話真的要看時間點,其實在那個場合,百分之幾完美並不
    重要,因為音樂不在完美而在表達自己啊!

    Dear 讀者:
    其實,完美兩個字太沉重,我和貝絲以前是老師學生,現在更是忘年之交。

    Dear Bechild:
    哈哈,你真的人不如其文啊!我常想這樣的說法有何幫助?它沒有讓學生更有自
    信,也沒有讓學生更不緊張。所以,我也學到了很多。

    Dear 新的:
    謝謝你的留言,而我也為你的際遇高興。我非常以貝絲為榮,因為她相信自己,
    而且努力。
  • T_T
  • 親愛的獅子老師:
    貝絲有妳這樣的老師陪伴,是最幸福的學生!
    而她那位主任老師,是他生命中的磨練吧!
    好在因為有你,她對自己有了自信~
    能夠不在乎他人的看法!
    T_T
  • 熊水
  • 太嚴謹了,分數打到小數點以下二位,太令人佩服了。以四捨五入法計算,
    二個都是99%,以數字來看,0.99跟1沒什麼兩樣,數字遊戲千萬別
    當真。
  • Wing
  • Dear Lioness:

    你真的很棒ㄝ!你是我遇過最棒的鋼琴老師!!! 昨天的recital真好玩,看
    到小朋友們這麼認真勇敢的上台,真的很以他們為榮!連我同事的小孩昨天
    看完我們的表演,也想要開始學鋼琴了呢!

    Piano rocks! Music Rocks! You rocks!!!
  • lioness
  • Dear T_T:
    我想因為這些磨練造就了今日的她!

    Dear 熊水:
    看你的留言,想起了早些時候我們的大於等於的比喻!我也覺得沒有啥差
    別,真要這樣用分數來看,那音樂的美感何在?

    Dear Wing:
    下次請你幫我化妝,我也像你一樣美美的!!You play so well I am so
    proud of you!! Keep it up!!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萱草
  • 老師對學生的苦口婆心有時會用在錯的地方,就像那位主任打分數打錯時間
    了。我也犯過類似的錯誤,還好學生勇於表達,讓我有機會即時道歉。要跟
    獅子老師學的,還好多呢。
  • lioness
  • Dear 悄悄話:
    謝謝你,我才是幸運的老師,得以教到這麼棒的學生!

    Dear 萱草:
    快快不要這麼說,我仍在學習,孩子們帶給我好多,也教了我好多,他們
    也是我的啟蒙老師!
  • ZionandMe
  • 請問主任用的是哪一牌計算機?
    以後我去試聽CD也可以帶去評分
    高分我才掏錢買CD......

    貝絲是個聽話的學生
    不管表演結果如何,聽話試煉她的性格與才能,是她自己受益
    當然,她很幸運有在旁繼續鼓勵她
    有些學生聽不進任何狠話
    甚至開Party諷刺師長,相當可惜
    因為跟老師比起來,損失的永遠只是學生
  • ZionandMe
  • 補充漏字:
    她很幸運有“你“在旁繼續鼓勵她
  • lioness
  • Dear Zionandme:
    我很同意你,我想在那個時間點,這樣的分數評分有何意義?有何實質上的
    幫助?其實在開演奏會的當下,學生需要的是鼓勵,因為準備了這麼久,就
    等這天的畢業演奏了。不過,從主任身上我也學到了不少。
  • Wing
  • 化妝沒問題!下次老師有需要就打電話來跟我說,大約半小時到一小時左右
    ^ ^ Gabriel也常看我化妝,玩我的刷子...看久了以後大概也會畫了...
    所以聽我彈久了,他應該也會彈吧,呵呵!
  • ㄓㄨ媚
  • 阿姐:

    本人小病初癒
    無意翻看獅子媽的文章...
    我...期許自己是"守護"孩子的媽
    而不是現在這個"鞭策"孩子的惡婆娘...
    也期許孩子長大後能有向您這麼正面的人生態度~~
    (抗生素吃太多人都恍神,連出口都便有氣質了...喝)

    ps.我其實是眼框泛紅的看完那篇的~~
  • lioness
  • Dear Wing:
    什麼?要那麼久!那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反正也老皮一張了,意思
    意思就好了!:) 謝謝你!

    Dear 媚:
    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呢,健康最重要了!你是個甜蜜的媽咪,小朋友很幸
    福!
  • JennyC
  • 我對數字可以很敏感也可以很麻木,作業務報價時非常敏感,對分數則非常
    麻木:-))) 藝術表演也可以這樣打分數,應該說主任實在也太了不起了,
    標準在哪裡啊??

    從音樂到法律,我喜歡貝絲努力去"做出來"的態度。
  • lioness
  • Dear Jenny:
    我同意你,音樂藝術真不能用分數來看。所以說囉,我的學生啟發了我許
    多,如你一樣!:)
  • Wing
  • 老師不用畫就很美了!!!

    化妝就像畫畫一樣有趣~
    (阿我就是畫很慢啦,sorry sorry la...)
  • lioness
  • Dear Wing:
    少灌迷湯,琴還是要練!哈:)
  • wenyi
  • 有百分百的學生、也有百分百的老師,我這百分之51的路人正在尋找那百分
    之49,看完獅子老師文章是感動中帶著些許著感慨,感慨不提也罷,感動則
    是受您一股正向而光明的力量繼續牽引著...呵:)
  • lioness
  • Dear wenyi:
    其實分數能代表什麼?我也不了解。為你加油,感慨之後,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