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山居筆記 (7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艾瑪和哥哥一起來上課,兩人都在樂團裏拉小提琴,哥哥還是首席,他們平常看慣了只有高音譜記號的小提琴譜,看鋼琴有點吃力,但都學得很好。平常都是爸爸帶他們來上課,媽媽很少出現,爸爸總是客氣問孩子的進度。原來爸爸也會拉琴,喜歡和孩子一起合奏,不是和哥哥一起鋼琴四手聯彈,就是和妹妹一起拉小提琴,哥哥鋼琴伴奏。有時候爸爸還自己編譜,三人一起來個重奏。

演奏會時看到媽媽了,她說終於見到老師了,平常她也上班,但先生執意要帶孩子來上鋼琴課和小提琴,她只有帶孩子去樂團練習的份。我很訝異爸爸對孩子學琴的堅持。她說以後有時間想說爸爸的故事給我聽,要是我不介意的話。我說當然好。

一次在外面遇到媽媽,也出來買東西,我們聊了一下,她說請我喝咖啡,我們便坐了下來。「老師,我有一個最完美的先生,對孩子的教育是完全讓他們做自己,讓他們享受童年,孩子們沒有補習,我們盡量輪流在他們回家時到家,先生工作比較忙,是外科醫生,所以他回到家時通常比較晚了。但他總是先問孩子們練琴的狀況,孩子們也知道爸爸喜歡也期待和他們玩音樂,他們會爭先彈琴給爸爸聽,會要爸爸一起聯彈。」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盛夏,我和兩位編輯S和M早上從很熱的花蓮,搭火車,來到更熱的台東。到達時早上十一點,太陽正毒辣。我們搭了車直奔民宿,一進到房間,我們趕快開冷氣,三人早上一路奔波,也累了,各自找床找地板躺下休息。除了冷氣呼呼的聲音,S和M先確定等一下新書簽書會事宜,然後開始胡亂聊了起來,我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她們。

突然,S問:「你們覺得大胸部還是小胸部的女人比較吸引人?」話題一下子離教養很遙遠。M說應該是大胸部吧。「老師,你說呢?」S問我,我說,「讓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你們再回答這個問題吧。」就這樣,在台東的大太陽曬進白色窗簾的藍色牆壁上的正午時間,我如一個為孩子說睡前故事的媽媽,說起了這段回憶。好久沒有想起的回憶。

那是我大四那一年的德文課,之前修過德文101,大四繼續修202,這次換了老師,同學也不一樣,同是鋼琴主修的Jack之前也修101,這次202和我同班。我們很少一起上課,覺得新鮮。Jack坐我後面,我旁邊坐了女同學Anya,我們各自互相介紹。一下課,Jack 和我走回音樂系館,他說:「Oh My God!你看到Anya了嗎?天下最美的女孩!那臉孔,那笑容,那眼睛!」我笑說她很漂亮。「漂亮?No, more than that.」Jack繼續讚美Anya的美,一路走回系館。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些日子和燦燦談到久沒有拉大提琴,再練習時繭褪去的手指按壓弦的痛,燦燦點頭同意,他說:「老師,那個還不能算痛,大拇指才痛。」「大拇指哪會痛?」無知的我問,「以後你就知道了。」原來,有一種把位叫拇指把位,左手大拇指本來只是輕輕跨在琴頸後方保持平衡,曾幾何時它也開始按弦。大拇指移到第七把位,然後用大拇指外側的地方按壓住第一和第二弦,第二、三、四指像彈鋼琴般站好。是的,痛,非常痛。

燦燦的大拇指已經磨出厚厚一層繭,他媽媽說當初他練習指把位時練到哭,一邊哭一邊拉琴,說:「你們都不瞭解我的痛。」現在,我完全瞭解了。當老師教我第一弦上的第四個八度音階,除了拉奏出來的音很恐怖之外,我慢慢理出按弦和拉弓之間的平衡,高音不再太難聽,我其實還滿喜歡第一弦。 後來,在第七把位上的拇指把位,老師教我拉D大調音階,我覺得好玩,想不到就兩條弦上二、三、四指交替,就可以完成一個音階。因為老師讓我覺得簡單,我也喜歡練習。練習完發現拇指紅腫,弦切畫出兩道紅線。

這痛,讓我想起「美人魚」。她以優美的歌喉交換一雙人類的腿,從此不再有魚類的尾巴。每一步路她走著,如刀割般的痛。以前讀這故事,想她從海裡跑到陸地,從海水的保護到乾旱的馬路,不習慣走路的雙腿一定很痛。到後來,她把自己全部陪上,為她以為的愛情,唯一可以換回生命及魚類尾巴的機會,她也捨棄了。最後,化為空氣裡的泡泡,噗地消失不見了。 小時候覺得這故事好灰暗,很令人不舒服;長大後覺得這故事極為愚蠢,為了王子,她什麼都不要,甚至連她自己也不要了。後來,迪士尼拍成卡通,把結局改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演奏會的前夕,該做什麼?我躺在沙發上讀一本向田邦子的散文,她的文字總是輕鬆有趣,帶點自嘲檢視自己的人生。我讀著讀著,腦子裡卻一再想起AJ學姊,在這演奏會的前夕。記得AJ學姊在碩士畢業演奏會前,在琴房找不到她,後來問她,她說去看電影了。「該做的都做了,演奏會的前夕是do nothing的時候。」她說。後來,那成了鐵律,只要隔天開音樂會,前一天晚上就是do nothing的時候。

AJ學姊是北德大的學姊,我們同一個鋼琴巫老師,她對我的影響不會小於巫老師。在琴房裡,她聽過我無數小時的練習,給予我最細節的講評。我們擠在那只放得下一台大鋼琴的琴房,可以聽彼此彈琴聽一個下午,或一個晚上。聽的那個人沒有地方可以坐,通常是站在大鋼琴三角缺口和房間直角的空間,或坐在地上。那樣侷促的空間從來不認為是小,有一台琴,就是我們學習的好地方。

後來,學姊升級,可以在教授的琴房練習好琴。研究所的學生又是助教,讓大學部的學妹好羨慕。AJ也是我視奏課的老師,幾個學鋼琴的聚在一起,就是談論鋼琴,可以談論整個晚上,或一起去聽演奏會,完後一定討論心得。我們都是住學生宿舍公寓,很小的地方,一個客廳裡面一個高起的吧台劃分廚房,加上兩個臥室,就是學生標準的宿舍。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走過老街巷道特地轉進去,喜歡那古老的亭仔腳,有木頭天花板遮蔭,又有紅磚道,好像回到過去。突然,聽到前面小廣場傳來歌聲,待走進,發現廣場架起棚子辦桌宴客起來,還設了個舞台,歌手清唱起台語歌。

總鋪師和助手穿梭於賓客之間把菜送上,而台上的歌手沉浸在音樂裡,他們互看彼此,唱地專心,也有的歌手就站在賓客之間,拿著樂譜,看台上的指揮點頭帶領,我停下腳步聆聽。那純粹如秋天無一絲白雲的藍天,乾淨明亮地在空中結合,一條旋律遇上另外一條旋律,不再寂寞;再加入低音,再匯入中音,它們成了一體,如五彩的鳳凰展開炫耀的翅膀飛舞。

這些歌者都好年輕,不過二十出頭,台語咬字清楚,雖然有的旋律我不熟悉,但唱的是思念,是愛戀,我都聽得懂。看到年輕人會台語,我就有莫名的感動。那是我和阿公阿嬤的語言,我們那一代的祖父母大都不會說國語,和孫子們溝通時,孫子們只能同他們說台語;而下一代的孩子大都不會說台語了,因為他們的祖父母都會說國語,和祖父母的溝通,換祖父母們來同孫子說孫子聽得懂的國語。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222673_738905662901613_8008232651799203506_o
同學阿真買了一塊地,她很興奮地告訴我,這可不是普通的田地,而是柚子園。她寄來照片,一片綠意,根本看不到天空,放眼望去,比人高一點的柚子樹和柚子擋在眼前。她問我英文名字要取Summer Green Farm 還是Paradise好,我說Field如何?她很喜歡,當下封了我「文案總監」,自此她便常問我何時來看看柚子園。

趁暑假,便找時間回南部,小芬來載我,一起約了去看阿真的柚子園。阿真在柚子園鄰近的小鎮開業,我們往郊區開去。近幾年來台南蓋了不少房子,漸漸也有都市叢林的感覺,一駛離台南,天地開闊了起來,白雲朵朵像棉花糖,我記得的樣子。以前在美國德州讀書,看到這樣的雲朵,我會很想家,同學說雲就是雲,不都一樣,我說不一樣,這是家鄉的雲。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狗臉的歲月

演奏會終於結束了。在這之前兩個禮拜,我特別保護雙手,閉關停止騎腳踏車,怕摔倒,也很小心不讓手受傷。演奏會結束,馬上去騎一趟河堤,以示慶祝出關。結果,今天警戒心降低,手指開抽屜時不小心被夾到了,因為力道不小,手指頭馬上淤青。我沒有太緊張,看是小傷口,擦擦藥過幾天就會好。每次手受傷,我都會想起童年可怕的記憶。我這麼保護我的手,卻有一雙打不斷的藤條等著……

那是最可怕的記憶了,小學時有一位家長送老師一根打不斷的藤條。事發原由因為同學被老師打怕了,把藤條藏了起來,後來老師找不到,更加生氣。等找到後,把全班好好地修理了一頓。這事傳到了家長耳中,他們的反應竟然是送老師一根打不斷的藤條。那根藤條送到的時候,我覺得好恐怖,心想怎麼有這種家長,會「送」這種東西給老師?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29 Wed 2015 09:44
  • 錯過

IMG_0539.JPG
清明假期,趁回南部,順便造訪爸爸的老朋友王伯伯,他開車載我們全家沿著省道19看風景。途經學甲,開過粉紅的蜀葵花田,再經過小葉欖仁的綠色隧道,美不勝收。我們接著往佳里開去,開進市區,車子漸漸多了,車速慢了下來,我們看到路邊圍牆裏高大的樹,剛開始還不覺得怎麼樣,但一路開過去,那樹影沒有消失,沿著圍牆如高大的士兵站著捍衛著圍牆內。我們對圍牆內感到好奇,終於來到了圍牆的開口,原來是一所學校,開口處是學校大門,寫著「北門高中」,我驚呼原來北門高中在這裡!爸爸媽媽很好奇問我怎麼知道這學校,我說我們先下來看看。

王伯伯停好車,我們走進校門口,參天的大樹在圍牆裏如國王般,在王位上定定地坐擁大好國土,保護著這群學生。我問媽媽真不記得北門高中了,她搖搖頭說一點印象也無。當初我考高中時,北門高中是最後一個志願,媽媽幫我填志願時也填了它,當我知道時,非常傷心,認為媽媽不認為我可以考得好,她則是怕我沒有學校讀,為了這事,我生了很久媽媽的氣。媽媽聽了笑說她完全不記得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513.JPG
火車上亮晃晃的陽光提醒我已經離開了台北,我和妹妹開心地看窗外的風景,因為要回老家。坐上火車,發個訊息請叔叔來車站接我們,就把自己交給窗外南部的太陽,一點也不在意刺眼的陽光。綠油油的稻田,低矮的農舍,棋盤格子的田埂,時而飛起的白鷺鷥,是我回家的田園曲。

到了車站,叔叔已等在那裏,我們上了叔叔的車,就開上八號省道,看到路標「安定」兩個字,不覺興奮起來,「安定!」我大叫,大家笑了。現在家庭聚會不在老家了,而在叔叔古寶無患子的觀光工廠。觀光工廠過年時開放,還舉辦了童玩節,吸引了很多人潮。快要到工廠時,爸爸說先轉過去看看吧。爸爸沒有說去哪裡,叔叔卻很有默契地開往公墓公園。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834.JPG
過年回台南,也和兒時好友C在台南聚聚。我們約在小學見面,「先去操場走十圈吧。」她建議,我大笑說好啊,沒問題。見面的時間已是黃昏,到學校時,天色剛要轉暗,天際還有微光,我站在司令台旁邊,看著操場,怎麼這麼小?我抬頭看到前方的天空出現的住宅大廈,如龐大的變形金剛蓋住了一半的天空,右方的天空也被一棟棟的高大豪宅佔據。我看著被劃分的天空說不出話來。

C到了,她走到我旁邊,說,「來,我們來走十圈。」我跟在她身旁走了起來。邊走她邊說,「這裡以前不是這樣啊,那裡也不是啊,咦,好像都不一樣了。」是都不一樣了,記憶中兩層樓的教室,全都變成三層樓了,而以前一樓的教室也都改建成三樓的教室。雖然都是三層樓的教室,但感覺上不協調,可能不是同一時期蓋的。很快走完一圈,再一圈,我沒有看到溜滑梯,也沒有看到盪鞦韆,那小朋友們玩什麼?不要跟我說手機。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621.JPG

我看著地圖,明白自己騎錯方向,停下車子,問了麵攤老闆娘,她說我要去的地方不在地圖上,她指向前方,說一直往下騎,就會看到了。我謝謝她,再騎上車子。二月的風吹在臉上有些冷,天空飄起了小雨,我越騎越快,想到就快要看到公東的教堂,心裏興奮的程度不下於在任何一個歐洲城市裡要去朝聖大教堂前的心情,有些緊張,有些等不及。

在紅綠燈前我再問人,他們異口同聲說前面右轉就可以看到了。一個轉彎,就看到了學校,我停在門口,沒有看到書裡熟悉的建築物。要來台東玩時,買到了車票後,第一件事上網看高工這個時間是否開放,果然,春節期間關閉。朋友說我可以和管理室的先生撒嬌看看。先生問我找誰,我說我知道教堂現在不開放,但我可以就在外面看看嗎,「不行。」那我可以在校園走走嗎,「不行。」那我可以就你視線範圍走一走看看嗎,他想了一下,終於說好。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臻來上課,她也會拉小提琴,我問她最近在練什麼,她說是莫札特的con什麼,她把手機拿出來,播放給我聽,我一聽,很興奮的說,這是我最喜歡的莫札特小提琴協奏曲concerto,第五號!我問她知道這首曲子哪裡特別嗎,尤其是小提琴進來的地方,她哼了一下旋律,想不出有什麼不一樣。我把伴奏譜拿出來給她看:管弦樂一開始的呈示部是快板,明朗活潑的A大調,呈示部結束,換小提琴上場,在一個延長的休止符之後,大家等著。

出乎意料的,小提琴以極為緩慢的速度開始了主奏,多慢呢?一拍裡面有八個32分音符,表示一拍裡面要數12345678才數得夠一個音符。在快板如小跑步的速度之後一下停了下來,發生什麼事?只見小提琴不急不徐的慢慢地拉奏著優美的詠嘆調。然後也停在休止符上,大家又等著。

終於齊奏!大家鬆了一口氣。搞什麼啊,莫札特。他很得意的在樂譜之後,調皮的笑了。這就是莫札特。他的音樂絕對沒有平凡無奇,絕對不能忽視他的玩笑和幽默感。沒有幽默感,就不是他的音樂。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8 Tue 2014 20:05
  • 晨課

我很喜歡上大提琴課。上大提琴課的前一天我一定不會熬夜,第二天讓頭腦早一點清醒,在上課前十分鐘已經在老師家樓下等著。老師總是笑臉盈盈地歡迎我入內,和我對坐,懷中也抱著大提琴,我們先閒聊一下就開始拉琴。

老師總是知道我的弱點,她挑了我最不喜歡的練習曲開始,我說拉得不好,下個禮拜再聽可以嗎?她琴弓敲敲琴譜,只說了一個字:『拉!』我只好硬著頭皮拉起來。這首練習換弦的曲子,再加上下弓,根本沒有時間管音準了,慘不忍聽。老師說練習曲混過去也要拉,它的功能在於練習技巧,不再於音色和音準。好,只要老師覺得可以接受,那也無妨。

接下來我們會拉教本裡面的曲子,這時候她就會要求音樂的詮釋和特定的指法和弓法。老師的要求都有她的理由,重要的練習她會一絲不苟地要求我一定要做到。有時她會出狠招:『看天花板拉!』不看琴怎麼拉?可是就是可以,而且拉得更好。老師常說,『拉錯就拉錯,不拉錯你怎麼知道對?要是你一直都拉對而不敢拉錯,那根本就是假的。』所以我在家練習,就這個試那個也試。當老師示範新的把位或曲子時,她總會加一句:『只是這樣而已。』我想怎麼可能“只是這樣而已”?回家練習,想著老師說“只是這樣”,就練起來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7 Mon 2014 19:44
  • 還鄉

照片(4)
C走在我前面,天色已經暗了,我跟在她旁邊,她一面走一面指著路標告訴我這是哪裡,『記得嗎?』她問,我搖搖頭。她轉入巷子裡,我跟著,抬頭看看四周的建築物,完全沒有印象,我想告訴她我的夢。住在美國時,我常夢到台南,其中一個我想回去的地方,就是這裡,在夢裡,在小巷子裡走來走去,就是找不到C的家,醒來時總是很沮喪。『到了。』她指著紅色的大門,『這裡以前是後門,幾年前爸媽把這裡重新改建,現在是前門了。來,我帶你看看。』

門打開了,我就這樣回到了這魂牽夢縈的地方,近鄉情怯,現在也來不及情怯了。房子和牆中間隔出一條小走道,這條小走道看過我們八歲的樣子,八歲小腳丫子踩過它。C說:『這裡本來是我房間的窗戶,現在填起來了。而這道牆就是籬笆,你以前就是從這裡叫我的名字,然後穿過籬笆進來。』就是這裡嗎?可是籬笆不見了,窗戶也不見了,怎麼回事呢?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cello
寒冷來襲,琴房裡站著我的武士,我的交響情人——我的大提琴。看著它美麗的弧形身軀,就忍不住把它拿起拉一首。窗外的冷風似乎透過窗戶滲了進來。我拉起練習曲,咦,聲音跑掉了,我彈了鋼琴上的la音再撥A弦,想不到竟然降了三個半音。可能是天氣太冷,再撥別的弦,也都低了好多,我便自己調起音來。記得老師說若需要大幅度的調音,就轉上面的調音棒,我邊轉邊聽音準,還是不準,再轉,再轉……

碰!發生了什麼事?只見A弦如拋出的錨垂倒在地!我驚訝地看著斷弦,吃驚的說不出話來。我拉出弦,很確定它真斷了,無法再回到幾秒前完整的一條弦。斷了。怪自己太粗魯,我小心的把斷弦拉出來,阿Q地想著練習曲剛好只需要拉到其他三條弦,就將就點,結果另外三條弦的音已經走音到無法辨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照片(2)
當初沒有想到學大提琴最大的阻力會來自於計程車司機,也沒有想到抱著一台大提琴是多麼招搖撞騙的事。「請到XX路XX號,謝謝。」我小心地把大提琴擺上座位,再坐進去。我心裡禱告司機不會問我任何問題。

「誒,那是什麼?大提琴嗎?不是Double Bass哦,那有什麼不同?」「Double Bass更大。」「你會拉嗎?」「不會。」「所以是去上課哦。你現在學怎麼來得及變演奏家?啊,我知道了,你是學心酸的,對不對?」我聽了笑了,說是的,我學心酸的。計程車司機對這個推理很滿意,就沒有再問我問題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Oct 30 Wed 2013 09:00
  • 相遇

早上騎腳踏車到附近的診所掛號,小感冒,不礙事,但看一下醫生比較安心。診所在社區裡面的花園旁邊,我鎖好車子,進去掛號。小姐微笑地遞給我號碼牌,二十七號,現在才早上九點半,診間上方的告示燈無情地顯示著五號。小姐安慰我說:『要等一下哦。』看著外面的陽光,我想去騎騎車繞繞再回來好了。

車子騎出社區,兩旁三樓高的芒果樹綠蒼蒼的枝椏隨秋風搖擺著,不過幾個月前結滿了芒果,還派出卡車來打芒果。芒果樹的綠蔭引我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周遭開始忙碌了起來,原來是傳統市場。路邊擺滿了五顏六色的水果、青菜和玩具,採買的人興味地走走瞧瞧。過個馬路,就來到了公園。

我像發現新大陸地沿著公園騎著,這公園我早有聽聞,但不是開車經過外圍,就是公車站牌上看到,從沒有想特別來一趟,想不到現在就騎到了。我慢慢地騎,騎過小朋友的遊樂區,只有三兩孩童在玩著沙,想必大家都開學了;繞過小型圖書館,落地窗顯現了一列列的藏書,黑暗的室內也告訴我還沒有開館;樹,更多樹,左轉再繞一圈,這一轉彎才發現這公園的腹地比我想像還大。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八月的台北,醒來常常迎接我的是灰噗噗的天空,看不到遠山,甚至就飄起小雨。我喝著咖啡,打開電腦看到了一則分享的影音,是台南歌王謝銘祐唱的《桂花巷》,我覺得有趣,按了播放鍵,他渾厚的聲音唱了起來:

想我一生的運命 親像風吹打斷線
隨風浮沈沒依偎 這山飄浪過彼山
一旦落土低頭看 只存枝骨身已爛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仲夏,雖然關在冷氣房裡上課,還是覺得燥熱,窗戶外天空的顏色慢慢變暗,想是太陽下山了。上完了一天的課,天已經暗了,我按捺不住整天沒有出門活動,趕快抓了腳踏車的鑰匙出門放風,一踩上腳踏車,划出困了一天的心情。夜晚的風輕撫我的臉,身旁的機車和汽車我當是都市叢林裡的戰友,大家小心避開彼此,只為達到目的地。

我急著要赴約,赴那條河流的約。幾日不見,我思念地緊。前些日子颱風的關係,河濱步道關了起來,不能探訪的那幾天我失魂落魄地想念。過了閘門,來到了步道的起源,我停了下來,世界也隨我停住了時間。眼前紫色的彩霞毫無保留地為我展開,太空已經要暗下,似乎在等著我般地,遠方的大橋還隱約地亮著最後一絲的光,萬家燈火點點閃在天際。

微風吹來,蟬聲有一下沒一下地叫著,身後的摩托車呼嘯而過,我不擔心,閘門為我隔開市囂和煩惱。我深吸進一口氣,啊,河濱的味道,乾淨純粹。帶著朝聖的心情,我騎上車子,慢慢地往北方騎去。步道路旁亮著燈,三三兩兩的騎士和散步的人依著自己的步調或走或跑,不出一會兒,河岸就緊緊陪伴在左邊了。夜晚裡,河流成了黑絲綢,任何反射在它身上的,它回報以無比柔情的反光,如情人眼裡出西施地,反而呈現出比原來更美的模樣。所以,彼岸大樓成了暗紫的油彩,燈光成了星辰,而波紋成了起起伏伏的地上的夜空。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妹妹的綽號叫「兩碗小姐」。她五歲時,媽媽和我帶她上幼稚園,一到學校,看我們要離開了,她傷心地大哭,老師揮揮手叫我們走,告訴我們小孩子都是這樣的,哭哭就沒事了。雖然這樣,但看妹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非常不忍心,我們邊走邊回頭看她。她倚在窗邊哭得更大聲,老師乾脆過來,把她帶進教室,媽媽趁這個時候也把我拉走。我們都在擔心妹妹,是不是還哭著?

下午妹妹被娃娃車載回來,媽媽和阿嬤已經等在巷口,我也放學了,大家都很掛心她,問她幼稚園好玩嗎?她一改早上大哭傷心的模樣,開心地說好好玩,明天還要去,媽媽聽了安心不少,她接下去說:「幼稚園的點心紅豆湯很好吃,吃完後,還想再吃第二碗。」原來是紅豆湯好好吃,幸好有紅豆湯。

其實,妹妹一點都不想去上幼稚園,任憑媽媽怎麼哄,她就是不去,眼看開學的日子就要到了,媽媽有她的打算。在一個炎熱的午後,她帶我們去買冰淇淋,就當冰淇淋要送到妹妹的手中時,媽媽在這個時刻若無其事地問她要不要去上幼稚園,妹妹看著冰淇淋,想也沒想就點點頭,媽媽把冰淇淋遞給她,她開心地吃了起來,我在一旁看了,心想,啊,這真不能怪任何人啊。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