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親愛的你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看電影「海街日記」,有一幕是大姊坐在客廳安靜地看著雜誌,突然,後方傳來淒慘的尖叫聲。她眉毛皺也沒皺一下地繼續看著雜誌,尖叫聲再次傳來,她才面無表情地站起來,把雜誌捲成圓筒狀朝屋子後方的浴室走去。開門聲,「在哪裏?」她很冷靜地問,「啊──在那裡,蟑螂在那裡!」二妹繼續尖叫。大姊對準目標,啪地一聲解決了那個小蟲子。

我告訴妹妹電影這一幕,那就是我們小時候的寫照,她一尖叫,我不是問「怎麼了」,而是說「拖鞋拿過來。」等她拖鞋或報紙拿給我,我再放下手中的書,問「在哪裡?」。她聽電影的情節,笑說那天也才想到我,也是因為蟑螂。

去年妹妹升格為主管,開始有比較多的責任,手下也有幾個部屬。那天要下班時,她發現角落有一隻蟑螂,她本能要尖叫喊我的名字,但馬上想到她現在已經不是小女孩了,而是主管。她的部屬也看到了,問她怎麼辦。妹妹很鎮靜地說,「給我一本舊雜誌。」然後她模仿我做了多年的事,解決了蟑螂。「好可怕啊!你為什麼不在我身邊?」妹妹邊描述,邊抱怨。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真是我小學同學,小時候日記裡曾經多次出現她的名字,最後一頁還有一個圖表,她的名字排第一個,媽媽好奇地問是意思,我說因為想打敗她的功課,「那你有嗎?」我搖搖頭,笑答從來沒有。阿真功課一向很好,她說國中時打電話來和我討論地理作業,講完正題,兩個小女生開始聊天起來,她在電話另外一頭聽到我爸爸說,「長話短說。」我完全不記得這事了。

時光機一下子來到三十年後,她開始讀我的東西,一下子變我的鐵粉。她發現我部落格那個禮拜開始,就無天日的一篇篇讀下去,期間會收到她的心得報告,有同感的,也有罵我的,特別是在讀了我寫吃的文章,不管我寫什麼,那個禮拜她會著魔似的一直吃;也有奪名連環call要鎖碼文章的密碼,我根本忘記密碼,直接找了備份寄給她。終於一天她傳來訊息說,全部看完了,她也快瞎了。

每次讀到特別有喜歡的,她會寫下心得寄給我,有一陣子她手受傷,還很用心地錄音下來,把喜歡的部分一一告訴我。讀完我寫北門高中的樹,她說搞什麼,她的診所就在附近,二十多年她都沒有進去高中過,隔天就跑去看樹了。「還被學校警衛罵呢。」她說。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26 Wed 2014 13:09
  • 夜遊

image
去夜騎,寄了夜景給你看,你說好美,我說下次你來帶你去夜遊。你笑問我所謂夜遊是唱歌喝酒那種,還是騎腳踏車,我答道當然是第二種。想不到你帶我去了第一種夜遊。為了慶祝你妹妹溫溫生日,你北上,一起來聽你朋友Pub的演唱,約了我一起前往。週日晚上,Pub裡大家就沙發而坐,溫溫把大沙發讓給我們,自己窩在旁邊角落,愜意把高根靴子靠在矮凳子上。我們叫了Mojito,你點了Corona,點完飲料,我們聊起天。

你說歌手算是你的學弟,雖然沒有一起讀過書,只是同一個時間點在Berkeley大學讀書認識。我聽到Berkeley肅然起敬,都忘了你曾經去過那裡。你也去過法國留學,除了大學主修外語,研究所讀管理,這兩個不同的領域你駕輕就熟。但不認識你的人,可能會以為你讀的是文學或電影。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出門要去赴你的約之前,我興高采烈的著裝打扮,想不到就在出門的那一刻,下起超級無敵的大雨,我只好從涼鞋改成雨鞋。撐傘出門時,大雨使我無法走快,但什麼也無法阻擋我們的約會。我想起每次和你約好,一定都有事不能成行,我們私下認定宇宙裡有股神秘力量要阻擾我們,那下次要約見面就用想的就好,不要說出來。

我傳簡訊告訴你因為大雨我會遲到,你說慢慢來。出了捷運站,無風也無雨,穿著雨鞋的我像個傻瓜,你已經在餐廳等我了。我走得急,已經滿身大汗,推門而入,就看到你的背影。你安靜的坐著,沒有低頭滑手機,或東張西望,就坐著,想著什麼,或什麼也沒有,那個背影似乎正享受我到來前的等待。我輕輕拍你的肩膀,你轉過頭,看到我,眼睛亮了起來,我們相擁。

在這個時空裡,你暫時卸下了二十四小時在身的責任和義務。侍者送上食物,他說最煩惱客人吃不完,我們看看托盤,說這沒有問題,保證全部吃光,我們不是台北小姐。就著輕食我們聊著,你說最近讀聖經,不懂為何約瑟要等那麼多年,神才驗證了預言,你說著說著激動的拍了桌子,我大笑,難不成要神來回答?有些功課,人生的功課,也就是要花很多時間來做,神有祂的計劃,就交給祂。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20 Wed 2013 09:15
  • 背影

照片
週六晚上打電話給你,想問你好不好,你接起電話說,才在想上個禮拜的明天就可以見到我了。可不是,上個禮拜天你帶寶貝來台北接受檢查,我去看你。想不到一個禮拜就這麼過去了,時間過得好快。

那個醫院我去過,上次也是因為寶貝住院,走進醫院的那一刻,我都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健康正常沒事在醫院門口前猶如劃下線,而在走進這門後,生病檢查治療或評估,那麼多的不確定、擔憂和不安倒海而來。我快步找病房,一走進去,就聽到你溫柔又逗趣的聲音,『來嘛,再一口,嗯啊,對,就是這樣,好吃吧。』你正餵著寶貝吃午餐,我說嗨,你看到我,放下碗,我們相擁,竟然有些哽咽。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月盛夏的早晨,太陽已經大得讓人睜不開眼睛,搭了捷運轉公車的同時,我注意時間,記得你的囑咐,最好不要遲到,不然會沒有位置。公車久久不來,我急了,招了計程車直奔場地。到了現場,趕快簽了名,幸好還有位置,我坐下。往前方找你,看到了嬌小的你,一身黑,本來清秀的臉孔增添了哀傷。我不敢再看你,銀幕上播放著你精心設計的影片,音樂一出來,我眼淚就流了下來。那是我們前幾個晚上才討論的音樂,如你所說的,這音樂剛剛好。

不過是去年,我們在西門町逛街,走著走著下雨了,你撐起傘,我們繼續走著,你說要問我一個問題:要是爸爸只有幾個月的生命,你會告訴爸爸嗎?我愣住了。你停下腳步,等我的答案。我沒有說話,繼續走,我問,你呢,打算怎麼做?雖然醫生說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最近他服藥病情有好轉,爸爸認為他會好起來,而心情大好,食慾也增加了。『或許,數據只是數據。』你說,像是一個問句,也像是一個答案。我們走在雨中,只有雨滴聲。

生活照常,你們上班,接孩子上下學,我問爸爸好嗎,你說有時候好,有時候不好;你們仍然維持每個禮拜的聚餐,出遊。時間和生命拉鋸著,一天的時間就這麼多。平常心吧,所以,你也沒有避免爭吵。你告訴我和家人的爭執,我也和你較勁,像兩個幼稚的小孩,你說你怎麼沉不住氣,說了什麼氣話,我說我比你糟,我如何地頂嘴。但最後你還是道歉了,我說很好,本來我們就欠父母親一輩子的債。『不過,比起你,我比較不乖。』你說,我們都笑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晚上上完課,看到一通未接來電,是你!我想你一定有事,才會在這個時候打給我,我忙回撥給你,電話那頭傳來你的聲音,『嘿,你好嗎?』我問,你有些疲憊地說不是很好,所以打給我。你說工作上遇到了瓶頸,同事們又常有爭論,那天才又和老闆開了一個下午的會,你都快累壞了。

老闆因為最近諸事不順,連帶地把所有的理由都推到你身上,說你能力不足,個性乖舛,辦事不利……我聽了反而笑了出聲,你問為什麼笑,我說你聽聽,他所說的,沒有一樣是真的,卻剛好都是相反的,你的工作足足可包括三個職位,你精通外語又知道以人為本,所有別人無法調停的事,只要你一出面,事情就可以擺平。你的老闆最聰明一舉則是僱用了你。

你輕輕地笑了,謝謝我的美言和善意。我繼續說,雖然職場上的風風雨雨我看得不多,但我知道你,接下這個職位,你戰戰兢兢,從零開始,不會的事你就去上課;不能解決的,你找方法;做不到的,你盡量去做,大家還在放假,你自己在家裡加班。你對這再出發的工作非常看重,從你逐漸消瘦的身影,我們大家都看得出你的努力與付出。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其實,我常想起你,我想,你也知道,因為你是天上的天使,什麼都知道。那你也一定知道我那天在W飯店想起你。當我走過吧台要到餐廳時,看到角落牆的桌上擺有一組音響和一對耳機,我停下了腳步,彷彿看到你戴著耳機,播放著音樂,閉著眼享受耳機傳出的聲音,雖然這聲音是播出去的,但收在你的耳朵裡,就只有你能聽見。

我們認識時,你告訴我你是DJ,在台北有名的Club做事,「Plush,聽過嗎?」我像個土包子的搖搖頭,你說找天帶我去,還說了一堆喜歡的樂團和歌者,我雖然也是學音樂的,卻沒有聽過幾個。「其實,我最喜歡的,是蕭邦。」你說,真的?我吃驚地問,你說尤其是夜曲,還精準地告訴我作品號碼。真的是行家,我想。

你當DJ是興趣,也想好好存些錢,所以,上班時數很長,你也很有紀律,上班時不抽煙也不喝酒。你也教英文,才知你說得一口好英文和西班牙文。你知道你要什麼,也知道怎麼保護自己。你說看Club裡的人喝得爛醉,你只是繼續播放你的音樂,下班時間一到,就走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要出新書了!久久等不到新書,我乾脆直接跑到出版社,小姐問我有什麼事,我說:「我是卓曉然的粉絲,我想買她的書。」說完後,覺得無比的驕傲,挺著胸,想再大聲告訴他們一次,是的,我是你的粉絲。小姐抱歉地說書要月底才會出來,我走出出版社,外面下起雨,我想我可以等,這麼美麗的喜悅,我當然可以等。

其實我有你的電子書稿,在這個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颱風天,我開起書房的燈,泡了熱茶,以虔誠的心打開了書的檔案。其實,我早看過你的稿子,在這麼多辛苦的日子裡,你除了上班,照顧錫安之餘,只要是有空的時間,哪怕是半夜睡覺前還醒著的時間,或是開車趕上班,或帶錫安上學做復建,只要有一絲絲的空檔,你就一直不停地在寫著這本書。而我最快樂的時候就是看到你捎來的Email,一看檔案的名字,就知道又是一個讓我欣喜的閱讀時光等著我。

在每個收到你文章檔案的這一年來,是我很寶貴的回憶。因為未發表在部落格上,所以,每次讀你的新文章,總有一種VIP的感覺,也對這殊榮覺得萬分驕傲。明明那個禮拜你才出差回來,明明那個週末你須陪錫安在醫院做檢查,明明那幾天你忙到生病......,但你總是紀律地寫,寫,寫。當寫作成為一個工作,有一個期限等著你完成時,它不再是一件韻事,但,我知道你的使命感要完成這一本書。我一篇篇地看著你完成,直到現在,何其地不容易,何其地不簡單。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四月,天氣開始變晴,台北城這幾天不再陰晴不定,走在路上,驚覺天空開起了艷紅的木棉花,大朵大朵的花翹向天空,如小號為春天的到來奏樂,或落在地上,喇叭的花形在地上成了往前走往後走的地標。看著花,看著天空,我在十字路口停下來等綠燈。忽地,看到了三號出口。

一下子,綠燈,車子湧過馬路,回憶也湧出了出來。我沒有過街,只是站著,又紅燈了,我後退了幾步,就這樣看著對面的捷運出口。是的,我想起了你。那是一個大太陽的日子,我跑出出口,左轉進你的巷子,我拖著一個行李箱,裡面裝著我新出爐的書,也是跑著,想第一本拿給你,因為有你寫的序。

要問你寫序,猶豫了好些時候,因為你生病,但,我又愛極了你的文字。因為文字,我們相識,隔了千山萬水,你在南美,我在北美,人生的路走著,你回到了台灣,住在三號出口,我繞了一圈,也回到了這個城市。人生,不過是timing,什麼大哉問都不用了,答案就一個,timing,時間點。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當曉然把《你是我的唯一》的書稿寄給我的時候,剛好是我的生日。那時已是晚上了,我開起檔案,一頁頁讀了起來。她說這是寫給小朋友的故事,我為故事裡小朋友的童稚對話覺得有趣,看了下去。夜深了,有些什麼卻漸漸甦醒,淚就這樣無預期的流了下來。如黑夜的必須,有了黑夜才顯得白晝的重要;就如有了眼淚才更顯得笑聲的珍貴。這個小故事看似可愛,但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及意義如夜空中的星星光芒四射,無法逼視。讀完了以後,我關機,面對著仲夏的深夜,擦擦眼淚,驚覺收到的是如何貴重的一份禮物。

這不只是寫給小朋友的故事,而是寫給大人的故事,寫給我們這個太容易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的故事,告訴我們同理心的重要。它以很簡單的筆調平鋪出一位妹妹對哥哥的愛,雖然大家都說哥哥是「另一邊」的人,但對妹妹而言,哥哥就是哥哥,從小就愛護她的哥哥,是家人,是血肉。他們身上流的是同樣的血液。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在戲院裡看到了電影預告,漆黑的電影院,巨大的銀幕擴大了想像力及幻想。『即將上映』,字幕打著。下雪了,第五大道,下東城的巷弄,四五層樓高的褐色磚頭公寓大樓,男女主角戀愛,誤會,釋懷,擁抱。真是老套,我想。然後,時代廣場倒數計時,我坐直了身子,是的,又是這個時候了!10, 9, 8, 7, 6, 5, 4, 3, 2, 1 新年快樂!鑽石球掉下,打出2012年,廣場上的人大聲唱著歌,跳著舞,粉飾太平,一年又來到了。突然,我眼睛一熱,想起了你。去年的新年前夕,在我要踏入餐廳與家人一起慶祝跨年時,接到你的電話。

我看到手機上顯示著你的號碼,示意家人先進去不用等我。巷子裡飄著的不是雪花,而是楓葉,我按下綠色鍵,嘿,你好嗎?我問。這巷道不寬,經過的車子不多,餐廳沒有很多人,以為晚上六點會滿座,透過玻璃落地窗,看到溫暖的燈光照在路上的楓樹,風吹來,楓葉掉落幾片。

你說不是很好,很累,在處理很複雜的事,要收集的文件超出想像的多,你搬了家,看到大家都在慶祝新年,而你沒有慶祝的心情,不知道將來的路怎麼走。我也沒有答案,我聽著,告訴你撐下去,這些都只是過渡期,都會過去,雖然現在看似被困在原地走不出去,但,終會過去。你似哭了,鼻音濃重地問我在哪裡,我說在餐廳外,你叫我好好去吃頓飯,我要你也好好照顧自己。『嘿,一年要過去了呢,新年快樂,親愛的。』我說,『會過去的。』你說你會試試看。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C 打電話來說小孩好不容易去參加夏令營,有個空檔,她要搭火車上來看我。我笑說怎麼說『好不容易』,好像巴不得孩子不在身邊,她說當媽媽是7-11沒有休息的一天,現在天賜良機夏令營有兩天,她要好好把握。我們趕快約了隔天的中午,我問她想去哪裡,要不要去看展覽,她馬上說天氣太熱,哪裡也不需要去,就來看我,隨便吃什麼都好,『乾脆我買便當去好了。』她說,我大笑答:『太好了,那買鐵路便當。』

掛上電話,不禁想起有一年我在H市教書,一個禮拜有一天的課,C 也在那裡教書,我們便約好下了班在火車站見面。我下課後從學校走到火車站,等火車的同時,C會來與我碰面,她總是帶西點麵包和飲料給我當晚餐。我們在候車室聊天吃東西,陪我等車,等我的車到了,她再回家。在H市教書的那一年,現在想起來C 好像沒有一次沒有來陪我,而我也覺得理所當然。

因為C不是普通的朋友,我們八歲就認識了。小學二年級時,C 轉來我們班上,因為我們一樣高,便坐在一起,再看看名字,竟然非常相似,名字裡有個字還是同樣的,自此之後,我們給彼此的信件,開頭和署名是同一個字。時間用飛的,嘩嘩嘩地四十個年頭就這樣從指尖溜走了。倏地,站在我面前的是四十多歲容顏的C,我們互看彼此,她喜歡叫我的全名,好像小學生一樣,聽得我就笑了。而我就叫她一個字,也好像在叫我自己般。看著她,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變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Jun 21 Tue 2011 08:42
  • 盼望

其實,錫安媽媽的電台採訪我沒有聽完。

那是個下過雨的午後,終於放晴,家裡雜事都做完了,想來聽聽錫安媽媽的電台採訪,找到檔案,點了進去。在等檔案下載的時間,我泡了熱茶,客廳的落地窗望去,太陽出來了,遠方勾勒出山的形狀。充滿期待,按了『播放』鍵,要來欣賞好友的採訪。

一聽到主持人問錫安媽媽好,她的聲音傳來「大家好,我是錫安媽媽。」我就笑了,隔著電腦傳出的聲音幾分陌生但也幾分熟悉,她的聲音低低的,聽不出來以前合唱團是唱女高音,她的笑聲柔柔的,像微風。主持人問她怎麼會開始寫部落格,進而有這本書。她答,自錫安腦部病變有症狀後,一連串的看診治療開始,她如寫日記般在部落格上記載起生活的點點滴滴。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幾年前參加第一次的部落格比賽,很僥倖地進入了初選,主辦單位要進入初選的人寫入圍宣言,我喜滋滋地寫了一篇,那時剛認識到文友 Bechild 推薦了一篇『落選宣言』給我,讀了後,被文中的機智詼諧逗笑了,更對作者『痞子孔他牽手的窩』印象深刻。為了鼓勵她,希望她不要因為沒有入圍就不寫了,特地設了個帳號到她的版留言,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從她的部落格才知道她和先生痞子孔兩人不只是終身伴侶更是生命的戰友,痞子孔一天覺得不適,經醫生檢查後,突然發現需要換心!他們馬上進入備戰狀態,非常幸運地不久後就排到了換心手術,住院開刀,痞子婆一直陪伴在側,也寫下了一系列的『痞子孔變心』,記載了這一段辛苦但值得的日子。

所以,她對醫院有種恐懼和排斥。但當我們的朋友 Kris 住院,相約去探望時,再怎麼內心交戰,她是第一個去醫院看 Kris 的。她下班後直接去醫院,帶了幾本書給 Kris,等痞子孔下班也過來,換心二人組成了最佳搭檔,把住院的經驗一一傳授給 Kris,更重要的,他們很逗趣,把笑聲也帶進病房。因為她陪痞子孔走過,知道笑聲及希望最重要。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好友錫安媽媽要出書了!她請我為書寫個短序,我欣然答應,『幾個字呢?』『兩百字。』她說,我抱怨兩百字怎麼夠?我接到書稿後,一篇篇讀了起來,不是不知道她文字的力量,只是在沒有設防之下,我一再再被感動,也想起很多的回憶。

第一次讀到錫安媽媽的文字是她在我部落格的留言,很客氣的稱讚我的文筆,我謝謝她,也連到她的 myspace 看看,知道她有一個大頭寶寶,頭好壯壯,而她很秀氣地抱著他。後來,她出現在我留言板的次數增加,也和她熟了些,當她發現我有一個讀者和她的英文名字一樣,便自己取了另外一個名字,為了好讓我辨認,我讀了後大笑,覺得她好可愛。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 Jan 21 Fri 2011 14:57
  • 羽衣

放學鈴聲響起,南台灣的午後還是大太陽,小朋友們隨著老師的催促下收拾書包,有的要趕去補習,有的要趕去學鋼琴,有的已經約好同學要去玩,很正大光明的,大家都有很好的理由趕著要離開教室,本來就是了,下課不回家要去哪裡呢?她很喜歡上學,從小看著哥哥和姐姐們很早就出門上學去了,留下家裡最小的她,嘟著嘴看他們離去的背影,等不及想快加入離家上學的行列。

她孤單單一人,沒有玩伴,爸爸媽媽在哥哥姐姐上學前早已上工了。家裡的客廳和前院就是工廠,大人從小最常對她說的就是:『小心!不要到機器旁。』,她自己找來塑膠袋,裡面裝些東西當成書,反背在肩上,『我也要上學去了。』她對媽媽說,媽媽沒有抬頭,專心地操作著機器,不忘從轟隆作響的機器聲中對她大叫:『你小心啊,不要過來。』

長大後她反而想念這句話,等她夠大了,可以上學以後,她沒有不靠近機器的理由了。當同學們奔向他們的童年,快樂或不快樂的去玩耍、學拉提琴或補習,除了上學外,放了學她與同年的同學走了不同的一條路,這條路上除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們,她落單地跟不上來。『快點,今天要趕一批訂單,你走快一點。我們不等你了。』姐姐們在前面吆喝著,天氣這麼好,她多想去玩。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宮崎駿的吉卜力工作室又有新的作品了,在捷運站看到海報,綠色叢林裡一個小女孩站在樹枝上好奇地張望,那綠及那女孩的神情讓我想起你。我不大容易羨慕別人,但你的竹林讓我不只羨慕還微微地嫉妒了。一走進你家,一大片的落地窗爽朗地歡迎著陽光,但吸引我的是餐桌窗戶外的景色,滿眼的綠意似乎是無止境的,我急急走向窗邊向外望,風一吹來,竹林隨風搖擺,我往上看,天空竟沒入了竹林。你微笑,悄悄地泡了一杯柚子茶,在我身邊坐下,室內飄著淡淡的果香。

我們的相遇想來奇妙,我在郊區的音樂教室教鋼琴,你和主任是好朋友,閒聊之餘她提及我加入了他們的老師群,你想早上才在讀我的部落格,怎麼咻地就來到了你家附近?驚訝之餘你浮出水面留言告訴我怎麼和大女兒亞亞分享我的文章。她也彈鋼琴,只要遇到鋼琴低潮,你會擁她一起唸一篇我的文章給她聽。我讀了很是感動,想到當年也是媽媽牽我的手進入鋼琴世界,而我的文字分享把你和女兒也聯繫地更緊。

你也寫文章,才知你是文字工作者,也有一個格子記載他們成長的點點滴滴,筆下的溫柔有著媽媽的牽掛與愛,就如你的人一般,總是輕聲細語,微笑的臉如迎著太陽晨光的花朵。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車子開在高速公路上,雨刷奮力地工作著,車裡的音樂在繁忙的交通中反而是干擾,我把它關上好專心開車。想不到終於開上這條路要去看你,從來沒有一起開過這條路,卻有很多共同記憶,如第一次你傳簡訊給我,說塞車在路上,頒獎典禮恐怕會遲到了,若得獎了要我幫你上台領獎,致辭就謝謝爸爸媽媽和小寶貝,我說好。

那一個晚上,數了數我幫了三個部落客參加頒獎典禮,心中沾沾自喜,機率比別人多了三倍,每頒一項獎項,就像人格分裂般地想三個好友要我說的得獎感言,不過,典禮開始沒有多久,你就來到了。和我同去的朋友及鄰座一看到你出現,低聲問是誰,我說出你的筆名,他們點點頭一致稱讚很漂亮。後來你沒有得獎,悻悻然地說要回家餵寶貝吃藥去了,我們都笑了。那晚,你是塞在這條公路上發簡訊給我的吧。

也是夜晚接到你的電話,開在回家的這條路上,說著說著哭了起來,小寶貝的復建之路才剛開始,已經覺得遙遙無期,進步地不如想像得快,你失望傷心,小寶貝在後座倒是累地睡著了。看著外面的風雨,擔心你哭著的雙眼如何看路,而這樣一趟到醫院復建的路你不曾喊辛苦,只是他可以有一些的進步,都是值得的。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台北的十二月,說冷也不算冷,說溫暖也不是,往往早上起來藍天白雲,但一過了午後,卻又烏雲密布,雖然沒有下雨,但心情就不同了。這樣一個十二月天,朋友請我載她到靠海的一個小鎮上的學校演講。『上次坐過你開的車,我這麼容易暈車的人竟然沒事,我下個禮拜得去參加一個研習,不知可否麻煩你開車載我去,我得先上完早上的課,再開到市區請你接手,這樣我可以在車上吃個簡單的午餐,想想下午演講的內容,還可以休息一下。不知道你可以幫忙嗎?』我想那個靠海的小鎮也好一陣子沒有去了,就答應了。

到了那一天,我如約在市區等她,她打電話來說要到了,我問車子的顏色,她說是海水藍,這時一輛囂張的亮紫色的歐洲跑車停了下來!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看似低調做什麼事都不願張揚的她,車子的選擇竟是如此高調。『嗨,謝謝你!那我就吃飯了。』她說。我們很快換了位置,接手過來把引擎推到D檔,就上路了。

在車上她一面吃三明治,一面告訴我這次演講的內容,雖然我不是科班出身,但她措辭淺顯易懂,提出的數據及研究慢慢深入主題,我也聽得津津有味。一會兒一輛車子從右方超前閃到我前面,我驚呼。『你閃他燈!再超到他前面,要他好看。』她激動地說。我吃驚地看著她,她吐吐舌頭笑說忘了自己已經不是年輕學子了,要是是從前的話,她會這樣修理別的車子,現在看太多車禍意外,才知道以前有多幼稚,那樣做真的很危險。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