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度C的高溫,台北的西門町,聽說巴黎下雨了。

他愛極了雨中的巴黎,迷濛霧氣中的巴黎,雨點一直打下,像突來的驚喜,他眼睛捨不得眨,只想把這城市看透看盡,變為自己的。他想搬來巴黎常住,當他告訴未婚妻伊娜斯,她一臉的不屑,『不,我們要住在馬利布市,加州,不要忘了。』她執意地提醒他,他抱歉地聳聳肩,覺得這個主意並沒有那麼糟啊。

他寫劇本,也寫小說。小說是他夢想的另一個延伸,伊娜斯似乎對他的小說不怎麼感興趣,她提議給朋友保羅看看。保羅什麼都知道,因為他是學者專家。他不喜歡也不信任保羅,小說是他的生命,怎麼可以隨便給別人讀呢?巴黎又下雨了,他歡喜地邀約伊娜斯與他在雨中散步,『你瘋了?!』她快步地踏入車子,要他趕快進來車子。他萬分猶豫,幾分不甘心地坐上車,巴黎下雨了,而他不能沉浸其中。

在一個落單的午夜,他迷路了,走不回旅館,一輛老式的古董車停了下來,車上的人熱情地邀他一起搭車,有些微醺的他就坐進了車子,來到了酒吧。酒吧裡他遇到了史考特. 費茲傑羅(《大亨小傳》作者),還有海明威。海明威聽他也是寫小說的,馬上說討厭他。他問為什麼,他連小說都還沒有讀過。海明威說:『如果你寫得爛,我討厭你;如果你寫得比我好,那我更討厭你。』不過,海明威答應要介紹一位他很信任的女作家給他,可以給他意見。

他不敢相信他和這些大師交談,回到旅館後,他把小說再拿出來,等不及要與他的午夜朋友們分享。他崇拜他的午夜朋友們,1920年黃金時代的大師們,他最敬愛景仰的一個年代,有著最輝煌的歷史,把人文藝術推展到極致。每天他期待午夜的來到,他得以回到過去。

在那裡,他遇到了他的女神安德里安娜,她不只是他的女神,更是莫迪利亞尼,布拉克和畢卡索筆下的繆斯。她的美是恬靜的,善解人意的,她的性感是隱藏的,若隱若現的。在安靜無人的巴黎午夜,他們散著步聊天,他發現他愛上她了。

她也同他一樣,喜愛古老美好的事物及時代,在一次時空交替裡,他們來到了1890年,遇到了竇加和馬內邀,她興奮地告訴他她要留下來,這是她的黃金時代,她一直愛極了1890年,她要他與她一起留在這個黃金年代裡,不要回去2010年的未來。他馬上醒來過來告訴她,他們終究得回到他們自己的年代,因為不回去的話,這些黃金年代就不會是那麼得美好。她說她要留下來,而這就是再見了。

他回到2010年,和他的未婚妻分手,也決定要住下來,在他所謂的黃金城市——巴黎。不能住在1920年,但至少他可以住在2010年的巴黎。下雨了,他終於可以在雨中看他心愛的城市,慢慢地看,細細地看,雨中的巴黎,真是美。劇終。

我捨不得地站起來,在慵懶的爵士樂裡,黑白字幕跑著 Woody Allen 伍迪艾倫。我不禁微笑了,嘆了一口氣,滿足的快樂的歡喜的愉悅的,謝謝他這次給了我們一個小小的生命的禮讚,沒有大道理,沒有往常不斷的叨叨絮絮,沒有刻薄地諷刺著生命,沒有對死亡無止境的焦慮,沒有,都沒有。這次他給了我們一個簡單的故事。再怎麼嚮往任何幻想,沒有什麼比現今來得更真實。

年輕時看伍迪艾倫的片子,總覺得太荒謬,他自白般地取笑嘲弄宗教生命與愛情,不知是腦中的想法太多來不及經過大腦,說話時沒有辦法好好地說而口吃地厲害。銀幕上中文翻譯來不及看,只得放空聽他對生命的叨念。憤世嫉俗,怨天尤人,以前是這樣看伍迪艾倫的。

有一天,有這樣的一天,我想伍迪可能早預知了,我看懂了他的東西!原來,我到了那樣的年紀了。他的叨絮不再令人煩躁,反而讓我同情,甚至感動。原來,他要說的我也經歷了,也焦慮了。所以,我了解了他的口吃,因為面對這樣的恐懼是無法慢慢講理。

而,看似憤世嫉俗的他,原來,一直以他的方式在歌頌生命,原來,並不全是嘲弄。在《大家都說我愛你》裡,伍迪艾倫深深為茱莉亞羅伯茲著迷,他偷聽她的心理治療,知道了她的幻想,他不著痕跡地去認識她,然後把他偷聽到她所有的幻想一一實現。她希望可以住在看得到巴黎鐵塔的公寓,他找到了;她希望怎麼被親吻,他也會;種種的幻想都被他實現了後,她還是要離開了他。『你是個很好的人,簡直太完美了。但是當我的生命裡都是我的夢想,我需要的是現實的生活!我要回到以前不完美的生活,只有這樣,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真諦。』

在《開羅的紫玫瑰》裡,西斯麗過著平凡的女侍者生活,生活裡唯一的樂趣是看下午檔的電影。當西斯麗愛上了電影裡的男主角,他邀她進入他的世界,最後,她沒有跟他走。她照樣繼續過她平淡的日子,電影結束了,打開出口的門,那真實不過的陽光照進來,所有銀幕裡的愛恨情仇,一碰到陽光,什麼都不留了。所以,伍迪還是熱愛生命。巴黎,紐約,年少年老,他歌頌的不過是最平凡最真確的人生。

電影結束,我走出戲院,白花花的太陽照了下來,我哼著電影的曲調,睜大眼睛看著人來人往的西門町,青春的年華,夏天的風情,西門町的午後,我還是我,但我知道有什麼不一樣了,因為伍迪,我去了一趟巴黎,走了一趟1920。巴黎,聽說在下雨,而我在台北,天氣晴。



To Zelda, to Paris, and to life. Cheers.



照片來源:www.perezhilton.com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Z's M
  • 寫得太優雅了,沒有把我們兩個在電話兩頭的大吼大叫寫出來啊!

    頭香!
    (小麥我終於碰巧贏你一次ㄟ,可見有人暑假過得粉愉快.....)
  • 要是可以選擇一個年代回到過去,我會選1680年的荷蘭,對我而言,那是黃金時代!或許與他們搭船到台灣看看,哈哈。想不到你這個年輕女子也同Gil一樣喜歡1920,我想那nostalgic的感覺是沒有一個年代可以替代的,而它的音樂和藝術成了它的DNA。

    我特別喜歡他們去博物館的那幾幕,讓我想起去看夏卡爾朋友及時的唸了牆上的法文詩,然後翻譯成中文給我聽,也讓我想起和妹妹去看畫展時她的不知所云的導覽,都是美好美好的回憶。

    We'll always have Paris, kiddo. :)

    lioness 於 2011/08/04 08:28 回覆

  • 小麥
  • 你這麼說伍迪.艾倫,我想到了村上春樹,只是一個對生命積極的煩燥,一
    個是對生活無奈的消極自喃,但,都在說最平凡真實的人生。最近重讀村
    上,發現我看懂了,就像我意識到我年紀到了他那個點一樣,你這FU我想
    我是懂得的。

    回錫安媽,
    雖是早上10點,但我很想睡回籠覺。
  • Dear 小麥:
    你的村上春樹的書評,原諒我如此說,寫得比書本身還好看,哈!伍迪是有年歲的,春樹好好似是東方版的『威尼斯之死』,以年輕的眼看似乎非常遙遠的生命。

    不管頭香與否,總是喜歡讀你的文字。:)

    lioness 於 2011/08/04 08:33 回覆

  • 夏留美
  • 好險之前看你標題就趕快跳過。太雷了!

    其實我進電影院之前完全沒看過任何影評,所以原本根本不知道誰(歷史人物)和誰(現代明星)會在裡
    面。驚喜連連!
  • 我同意你呢,我看到預告片裡那一片美得不像真的莫內的花園,我就決定一定要去看看。在酷暑的天氣有人把巴黎搬到台北來,還有什麼比這更棒的事?!

    lioness 於 2011/08/08 12:55 回覆

  • pearl72978
  • Dear Lioness, 前幾天在讀了妳和錫安媽媽的文章後,我馬上傳了簡訊
    給還在睡覺的Minh,跟他說週末我要看這部片子。Well, 我剛剛看
    完,不過Minh和朋友在隔壁看Captain America,我就找了張椅子坐下
    來,迫不及待的要告訴妳,我好愛這部電影啊! 隨著Gil看著下雨天
    的巴黎,以前沒特別喜歡巴黎的我,開始有點了解為何那麼多人喜愛
    巴黎了。而且,有朝一日,我也想去巴黎,well, not in the 20's, since
    I can't time-travel, but I certainly would love to see the beautiful &
    cultural place.

    謝謝妳,也謝謝錫安媽媽,激發了我來看午夜巴黎,讓我浪漫的一面
    重新跳了出來。
  • Dear 珍珠妹:
    你好嗎?加州好嗎? To tell you the very truth, I think that Paris is the most beautiful when you see it from afar, like this, from the big screen movie theater. I've been to
    Paris few times and couldn't really enjoy my being there as much as seeing it from
    the distance. But Pairs sure inspires many many people and artists for centries, you would enjoy it for sure! You got to go there some day, like what Zion's Mom wrote
    once, 巴黎有什麼了不起, you got to find out yourself!! :)

    lioness 於 2011/08/08 13:02 回覆

  • 親愛的獅子老師:
    我一個下午坐在電腦前面寫了好幾百個字的回應,就要結束了,竟然不知
    道按錯哪個鍵。落落長的文章都不見了,害我急得想哭。我到現在還搞不
    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知道要是重寫還寫不寫得出來今天的感覺。
    亦云
  • 我最親愛的亦云阿姨:
    不要緊!下次你可以把它寄來我的信箱,我幫你貼上來!這服務只有你特有哦!不要有壓力,真的,我只是和你開玩笑,很謝謝你當我的忠實讀者,更謝謝你的分享。聽你說話大笑是種享受。也高興你也喜歡這電影,聽你們說你們的青春過往,當文青的日子,比電影還精彩呢!

    lioness 於 2011/08/13 08:00 回覆

  • 最親愛的獅子老師:
    當我們四個曾經是“偽文藝少女”的婆婆媽媽看完“午夜‧巴黎”走出戲
    院佇立在台北熙熙攘攘的街頭時,每個人好像回到17、8歲夢幻的年代。
    (好看的電影讓老人家也被浪漫的氛圍環繞呢!)

    就在吉爾走入1920年代,我幾乎跟錫安媽媽一樣想大叫:對啊!對啊!那
    就是我的黃金年代。遙想當年自封“迷失的一代”的我,海明威、費茲傑
    羅可是我超迷的偶像ㄟ!

    這幾天回到家,當感情沉澱,看到伍迪艾倫在首映後的記者會上說的一段
    話:
    『巴黎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城市,我試圖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出巴黎的魅力。
    選擇一種穿越時空的方式呈現,是希望影片能在闡述理想時帶來輕鬆活
    潑的空氣。有時,人們會覺得生活在從前比現在更美好,而我個人更喜歡
    生活在當下,如果老是回首從前,我會不習慣的。』

    是啊!更確切的說我覺得每個時代都是我的黃金時期。活在2011年的我,
    可穿越時空恣意的從文藝復興時期遊蕩到每個世紀跟我的最愛邂逅。

    前幾天,觀賞卡拉揚在1987年指揮維也納愛樂管絃樂團的新年音樂會實況
    錄影DVD。影片中有一首凱瑟琳‧芭托演唱小約翰史特勞斯的春之聲。那彷
    如夜鶯的美妙歌聲久久迴繞週遭。
    喔!小小的浪漫和滿足。這就是我的黃金時代啊!
    (2011年伍迪艾倫送給我們的 Midnight in Paris 讓我們擁有的浪漫和
    滿足,妳不覺得這就是我們的黃金年代嗎?)

    PS:看完錫安媽媽那篇我也很想回應。不過妳是阿寄,身為長輩的我可要
    謹守“長幼有序”的原則。妳說對不對?
    亦云
  • 親愛的亦云阿姨:
    我想著你們四個好朋友,從十五歲就認識到現在,看著舊照片上,你們清湯掛麵,課餘就帶著畫紙去郊遊畫畫,採朵花戴在頭上,對我而言,你們的這段年少時光何嘗不是黃金年代?

    當然,如伍迪說的,回首不會讓現今更容易,或更美好,只有當下最實在,也最真實。也是這些過往的黃金片刻讓現在更為燦爛,如你們這群好友,在一起笑的光彩,什麼都擋不住呢。

    謝謝你花了這麼多時間打下你的心得與我分享,我很感動。好啦,『准』你去錫安媽媽那留言,哈哈,開玩笑的。謝謝你這個阿姨的鼓勵,我會繼續努力。

    lioness 於 2011/08/15 12:26 回覆

  • 親愛的獅子老師:
    6樓的回應可是我先在妳的信箱寫完後再轉貼過來的。
    喔耶!技術還不賴,轉貼成功。給自己拍拍手。哈哈!
    亦云
  • 親愛的亦云阿姨:
    哇,你真的好棒,給你按個讚!謝謝你的留言,總是讓我很感動!下次彈鋼琴給你聽!

    lioness 於 2011/08/15 08:49 回覆

  • 寫得太棒了!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