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834.JPG
過年回台南,也和兒時好友C在台南聚聚。我們約在小學見面,「先去操場走十圈吧。」她建議,我大笑說好啊,沒問題。見面的時間已是黃昏,到學校時,天色剛要轉暗,天際還有微光,我站在司令台旁邊,看著操場,怎麼這麼小?我抬頭看到前方的天空出現的住宅大廈,如龐大的變形金剛蓋住了一半的天空,右方的天空也被一棟棟的高大豪宅佔據。我看著被劃分的天空說不出話來。

C到了,她走到我旁邊,說,「來,我們來走十圈。」我跟在她身旁走了起來。邊走她邊說,「這裡以前不是這樣啊,那裡也不是啊,咦,好像都不一樣了。」是都不一樣了,記憶中兩層樓的教室,全都變成三層樓了,而以前一樓的教室也都改建成三樓的教室。雖然都是三層樓的教室,但感覺上不協調,可能不是同一時期蓋的。很快走完一圈,再一圈,我沒有看到溜滑梯,也沒有看到盪鞦韆,那小朋友們玩什麼?不要跟我說手機。

記得一下課,大家都跑出去玩,上課鈴聲一響起,才滿身大汗跑回來。C說班上男生很皮,教室的門被他們弄壞幾次,老師得爬窗戶進來,把老師氣壞了,我倒不記得了。我們走到司令台,C說有一次我們被選來升旗,兩人都很興奮,聽著國旗歌的拍子,戰戰兢兢的拉繩索。「我們拉完,老師還說我們拍子沒有跟好,我心想明明就拉得很好啊。」我聽了大笑。

節奏樂隊三年,C和我兩個小女生每天都要從二樓,後來三樓的教室搬風琴下來,到司令台旁邊演奏國歌。想想,風琴是很重的樂器,我們竟然從來沒有抱怨過,或請同學幫忙,我們還真粗壯啊。我們的教室就在司令台後方,五年七班,一年後,再上一層樓,六年七班。司令台後方樓梯入口被鎖住了,進不去。我們站在司令台旁邊,抬頭看鳳凰樹,問C說這是當時的樹嗎?研究了一會兒,我們認為不是以前的樹,因為太小了。

以前的樹啊,那簡直是傳奇。那鳳凰樹的枝椏直直伸入陽台,四、五年級的我們,伸手就可以摘鳳凰花,撿拾狹長形的果子,或抓枝椏上的金龜子。六年級,搬到三樓,枝椏也等在三樓的陽台。六月時的花瓣飄散走廊,我們邊掃邊撿拾喜歡的花瓣,做成蝴蝶夾在書本裡。

好友曾說過,出了台南,鳳凰花就是山寨版的,如今,連原版的鳳凰樹都不見了!看看地上,鋪了磚塊,可能為了擴建而砍掉了原來的大樹。這是何等的罪名啊,為何建築不能遷就大樹,而是砍樹來遷就教室?這些大樹陪伴了小小年紀的我們六年美好的小學時光。六月時整個校園金黃酒紅的鳳凰花海,繞著教室盛開,伴著蟬囂張的鳴叫聲,何等盛況。

如今,這些大樹全不見了,雖然還是有種樹,但都是小棵的樹,而且也不全是鳳凰樹。再看著前方一半的天空,曾經,我們抬頭看到的是一整片完整的天空,和夢幻的鳳凰蝴蝶花海。如今,是擴張後的三層樓教室,和無性繁殖的豪宅大廈。

你說,你已經給了我那無際的天空,和無瑕的夏天,你並沒有任何責任為我保有它們。我說我知道的,只是以為它們會永遠在。你說,我錯了,它們在的,它們永遠都在我小小十歲的記憶裡,不會消失。

走出學校,看到前方新的百貨公司,閃閃發亮,沒有田埂了,沒有小瓢蟲,沒有鳳凰花海,都沒有了。C和我走出學校去吃飯,我說再告訴我一次我們如何在田埂裡抓瓢蟲,C說,「好啊,我都會先去你家接你上學,然後我們走你家後面的田埂到學校。稻田長得同我們一樣高時,我們會在稻葉上找到紅點般的小瓢蟲……」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