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和哥哥一起來上課,兩人都在樂團裏拉小提琴,哥哥還是首席,他們平常看慣了只有高音譜記號的小提琴譜,看鋼琴有點吃力,但都學得很好。平常都是爸爸帶他們來上課,媽媽很少出現,爸爸總是客氣問孩子的進度。原來爸爸也會拉琴,喜歡和孩子一起合奏,不是和哥哥一起鋼琴四手聯彈,就是和妹妹一起拉小提琴,哥哥鋼琴伴奏。有時候爸爸還自己編譜,三人一起來個重奏。

演奏會時看到媽媽了,她說終於見到老師了,平常她也上班,但先生執意要帶孩子來上鋼琴課和小提琴,她只有帶孩子去樂團練習的份。我很訝異爸爸對孩子學琴的堅持。她說以後有時間想說爸爸的故事給我聽,要是我不介意的話。我說當然好。

一次在外面遇到媽媽,也出來買東西,我們聊了一下,她說請我喝咖啡,我們便坐了下來。「老師,我有一個最完美的先生,對孩子的教育是完全讓他們做自己,讓他們享受童年,孩子們沒有補習,我們盡量輪流在他們回家時到家,先生工作比較忙,是外科醫生,所以他回到家時通常比較晚了。但他總是先問孩子們練琴的狀況,孩子們也知道爸爸喜歡也期待和他們玩音樂,他們會爭先彈琴給爸爸聽,會要爸爸一起聯彈。」

「先生小時候學過鋼琴和小提琴,他一直很喜歡音樂,後來上了國中以後就停了。因為公公是校長,希望孩子的功課不要太差,但事與願違,先生的功課不只差,還很爛。所以國中讀了一年,就被送去私立學校,功課還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起色,但因為先生的哥哥們功課都是學校前幾名,公公婆婆很不能接受最小兒子成績這麼差。」

「高中畢業時,公公因為是別的學校的校長和家長會長,所以被邀請坐到台上的貴賓席。當天的畢業典禮,先生並沒有得獎,但順利畢業了。公公騎摩托車載他回家時,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忽然公公停下車子,把他的書包丟在地上,說他是貴賓,還要看別人領獎,自己的兒子什麼都沒有得,什麼都不是,太丟他的臉了!他要先生自己走回家。」

「大學聯考落榜,公公婆婆只要看到他就大罵,出手大打一頓,說他沒有用,家裡怎麼會出這樣沒出息的人。在補習班他很努力地準備重考,後來考上最後一個志願,他央求公公讓他去讀,他們沒有意見,因為已經不對他抱任何希望。他去讀了那個學校,他喜歡那個最後一個志願,他讀得開心也喜歡那個科目,雖然沒有一個人看好那個科系。可是老師你知道嗎?要是他繼續讀的話,從那個科系畢業,現在正是最夯的行業啊!」

「他知道在爸爸媽媽眼中,只有醫生是唯一一個他們認可,可以光宗耀祖的職業。所以在大學的第二個學期,他想拼一下,他辦了退學,和公公婆婆要了幾萬元,上臺北去,用只有五個月的時間在補習班拼命地念書。是的,他想拼個醫學系。當然,沒有人認為他會考上,何況只剩下五個月,但他覺得那是他唯一的機會可以證明給爸爸媽媽看,他不是廢人。其實,我覺得他想爭取的是他們的愛。」

「後來,他考上了XX大學的醫學系,跌破大家的眼鏡。公公婆婆逢人就說他們家全部兒子都是讀醫的。遇到以前的老師,也因為他考上醫學系而對他刮目相看。後來畢業,考上國考,正式成為醫生,應該說人生正式翻轉了。有時候我看我公公婆婆,我很想問他們,難道父母親的愛是有條件的嗎?但,也因為如此,先生非常疼愛我們的孩子,包容他們,讓他們享有一切孩子該有的,最完整的父愛。」

「或許他不幸的童年,是我和孩子的大幸,造就了一個完美的爸爸和先生。」她說完,我們許久沒有說話。我聽得專心,也聽得傷心。原來欣喜的樂聲的代價是如此沈重。咖啡廳傳來Bob Dylan的歌: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Yes, 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愛沒有答案,愛沒有正確答案,答案在風中。艾瑪媽媽輕輕唱起來,我拿起杯子說,「敬艾瑪爸爸。」她拿起杯子,我們碰了一下。The answer, my frie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ire56
  • 似乎多數人的童年都會陷入滿足父母期望的情境當中,有人幸運地一路順暢,也有的人跌跌撞撞而長大,長大後,有些人則產生補償心理,做出與當初自己所獲得的待遇不同的模式,很難說對或不對,只能說,人生,從來不是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