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開始,我拿到學院鋼琴大班課的名單看了下去,看到史蒂芬.金(注解1)的名字笑了出來,這可不是名作家的名字嗎?我打開教室的門走了進去,四臺鋼琴八個大孩子跼促地擠在椅子上,他們不安地看著我,我向大家自我介紹,也要大家互相認識一下。我說:『我感到很幸運今天有一位名人也來修鋼琴課——史蒂芬.金!讓我們一起掌聲歡迎他。』只見一個長髮男孩站了起來,故意揚起下巴向大家揮揮雙手,他說:『謝謝大家,我的下一本一萬多字的小說就要完成了,想出來走走,便選了鋼琴課,大家多多指教。』他這麼一說,大家都笑了,一下打破了第一堂課的陌生,笑聲縮短了距離。

這一班課滿了,大班課也不過八個人,小小的教室裡兩臺鋼琴並排在兩旁,學生背對背地坐著,我告訴他們第一堂課我們從零開始,學讀譜,學手放在鋼琴上,學如何找音符。這一班學生有說不出的和諧氣氛,男生女生排排坐,大家都是新手,也不怕別人笑,也不怕一起彈。我喜歡問答式的上課,當我講解完一個理論,馬上要他們來解釋來聽聽,其實也不過是重覆我說過的話,如果他們說不出來,我就知道我說得不夠清楚,再來一次。

鋼琴大班課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堂課,雖然是學生的選修課,但一個學期下來的成果往往是顯而易見的,我喜歡在期末要大家翻回教材的第一頁,看看他們是這樣開始的,而三個月後他們已經可以彈簡單的古典樂曲。史蒂芬學得很好,他上課總是專心地聽講,回答問題也是第一個舉手,雖然剛開始兩手並彈不是很順,但苦練一番也彈得很好了。

期末他來找我想繼續修下去,他說他自己有個樂團,他是低音吉他手,他們自己作曲,也常在餐廳裡演出,他覺得修鋼琴可以幫助他在音樂上更進步。我很高興地鼓勵他選個別課,也要他表演樂團的曲子來聽聽。說到樂團他的精神就來了:『老師,我們的樂團不是普通的樂團,你聽了可不要笑。』我答應不會的,『我們幾個好朋友都是基督教徒,我們寫的歌都是以讚美神為出發點,』他說了笑了起來,『很怪,是不?輕搖滾的詩歌。』

我聽了很為他們的創意感到敬佩。要組一個樂團不是簡單的事,分工合作,為同一理念而努力,一起創造,更要一起練習,了不起的是他們從高三組團到現在也三年了。他希望多學些樂理,可以讓他在創造上更能發揮。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們其實明年要灌唱片了,很希望除了低音吉他的獨奏外,我也可以錄一段鋼琴獨奏。』我告訴他這不是不可能的,他說等不及下學期的課了。

史蒂芬.金來上課,我一開門看到他說:『看是誰大駕光臨?是名作家史蒂芬.金!哇!』他看我對此遊戲樂此不疲,倒也從來沒有表現過不耐煩,每次都很合作地揮揮手,揚起下巴謝謝我。我終於問他,有沒有別的老師也這樣介紹他,他笑了說:『老師,大家都這樣做。有的老師還要我假裝是那位名作家簽書呢。』那就好,我不是唯一一個無聊人。他說:『還有一個人,大家也常說我看來很像,你猜是誰?』我看看他,留著一頭長髮和絡腮鬍,我說:『耶穌基督!』他說答對了。

我看看他的頭髮,想了一下說:『你會一直留長髮嗎?』他說他畢業就要去上班做事了,畢業就會剪掉了。我說:『那我希望你不會覺得我很多事,我可以建議你把它捐給Locks of Love協會(注解2)嗎?那是一個基金協會,他們收集頭髮,做成假髮,然後捐給有需要的病童。』他眼睛一亮說,他早就有此打算。

史蒂芬的樂團越接近錄音的日子,也看得出他有些心神不寧,他們都不是專業的音樂人,只憑一股愛音樂的熱忱,我聽了他們的demo,非常訝異這樣一群學生的作品不比專業的差,當然,他們有他們的問題,如他們的主唱高音常會走掉,如鼓手有時候會趕拍子,但也是這些過程讓一切更有意義。

我們學的鋼琴曲子也開始有了新的樂趣,他彈『給愛麗絲』的簡易版,我們學和弦分析及琶音的彈法,這些對他已不再陌生,我們繼而學起踏板。記得我學了多年的鋼琴,到了美國,老師說我的踏板沒有學好,音與音之間沒有處理好,重疊之餘影響到音色,要重新改一個習慣花了我很多時間,我更不希望學生沒有學好。我教他在彈新的和弦之後再換踏板,還要仔細地聽聲音的回聲與共鳴,踏板才會學得好。他很興奮地告訴我,他把這些運用到低音吉他上,吉他老師也說他進步了很多。

冬天的腳步漸漸逼近,大雪覆蓋了山谷,蜿蜒的山路變成了白緞帶,開車上學變成了恐怖的任務。史蒂芬告訴我,他在附近的便利超市打工,不能請假,除了上課外,更要顧及工作的職責,剛領了薪水,他馬上幫弟弟買了在雪地專用的輪胎。『給弟弟?為何不買給你自己?』他說因為自己上課和上班的地方都不會太遠,弟弟在外州上課,更需要這輪胎。我想做哥哥的考量真的不一樣,也為他這份心意深受感動。

眼看一個學期就要過去了,我們又開始準備期末的鋼琴演奏會,在演奏廳我等大家來到,史蒂芬一出現,大家起哄,他剪頭髮了!他比著勝利的手勢說:『Locks of love, lots of love, Man!』我知道他把頭髮剪了也捐了出去,我也對他比個勝利的手勢。吉他老師坐到我身邊,我遞給他節目單,他看到史蒂芬.金的名字說:『我們今天有幸請到名作家來到現場啊!』大家聽了都笑了。演奏會開始,吉他老師低聲地對我說:『我們的史蒂芬.金比較酷。』我說我不能更同意了。



注解1:史蒂芬.艾德溫.金(Stephen Edwin King,1947年9月21日-),是一位作品多產,屢獲獎項的美國暢銷書作家,編寫過劇本、專欄評論,曾擔任電影導演、製片人以及演員。 注解2:www.locksoflove.org 為美國為癌童募髮的機構。臺灣的募髮機構為『大觀愛髮媒合中心』,歡迎共襄盛舉,電話:(02)29178770。網址:http://www.ta.org.tw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茄子花
  • 頭香~香!香!
    頭髮再長一點我也要去捐!
    之前在其他篇文章知道捐髮的事,
    和長頭髮的同事提出,
    才知道她有在捐髮。
  • Bechild
  • 我很喜歡這位主角,看起來他非常知道自己要什麼,
    而且既幽默又有愛心,竟然還具備有大哥的責任感,
    左看右看,總覺得這樣的青少年比較有機會成器,:)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成長過程裡有一位(些)好老師。
  • 好棒!好感人!
  • Yufen
  • 看到獅子老師描述的這位好青年史帝芬金,有種熟悉感。原來是因為他很
    像我以前在德州唸書時,遇到過幾位好朋友好同學。他們都是很有責任
    感,很努力朝自己的目標前進,又很幽默。那時我對他們很敬佩又很訝
    異,因為在台灣時,從沒遇過二十初頭還在唸大學,就這麼有「方向感」
    的人吶!
  • 狗子
  • 遇到像您這樣的好老師真的很棒~
    最近聽到一件孩子的事~
    a孩子成績優異~
    老師也希望孩子能教導b新同學功課好跟的上大家~
    在功課上二個孩子彼此討論學習~
    但b同學還是沒法跟上~
    為了交功課a只好教b怎麼寫答案~
    結果b因為心好又借了c抄~
    結果三個孩子為了這事將各記小過一支~
    這對這三個孩子來說會不會是太沈重~
    聽到這消息的我也滿心疼的~
    如果大家都能用另一個方法來處理那不是很好嗎~唉
  • lioness
  • Dear 茄子花:
    小朋友會很謝謝你的長髮。謝謝你。

    Dear Bechild:
    我記得有一天早上他來上課,我提及早上看的新聞電視節目,Anne Curry
    才在節目裡為了locks of love 在女兒的鼓勵下,剪了長髮,不知為什
    麼,當她的長髮落下,我竟然掉眼淚了,史蒂夫說他也是!我們說著說著也
    眼紅了。可以做的事情是這麼的有限。

    我也覺得學校不在大,主要是學生的動力,有沒有向上的心。在史蒂芬身上
    我看到了很多可貴的特質。

    Dear 三樓:
    謝謝。

    Dear Yufen:
    我同意你,在德州讀書時,也看到很多半工半讀的同學,自己當老師後,更
    發現這樣的學生,比別的同學更為踏實,也更有方向感。

    Dear 狗子:
    這真不是簡單的事,所以真的是需要一個村莊的人一起同心協力來教育我們
    的孩子。
  • 悄悄話
  • lioness
  • Dear 悄悄話:
    你好,我覺得你的小朋友學得很好啊,每個人都不一樣,而且每個人的專長
    也不一樣,因為我們都是唯一。我想重點在於小朋友喜不喜歡彈琴,喜不喜
    歡音樂,有沒有樂在其中。能夠學彈鋼琴,真的是很棒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