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曉然把《你是我的唯一》的書稿寄給我的時候,剛好是我的生日。那時已是晚上了,我開起檔案,一頁頁讀了起來。她說這是寫給小朋友的故事,我為故事裡小朋友的童稚對話覺得有趣,看了下去。夜深了,有些什麼卻漸漸甦醒,淚就這樣無預期的流了下來。如黑夜的必須,有了黑夜才顯得白晝的重要;就如有了眼淚才更顯得笑聲的珍貴。這個小故事看似可愛,但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及意義如夜空中的星星光芒四射,無法逼視。讀完了以後,我關機,面對著仲夏的深夜,擦擦眼淚,驚覺收到的是如何貴重的一份禮物。

這不只是寫給小朋友的故事,而是寫給大人的故事,寫給我們這個太容易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的故事,告訴我們同理心的重要。它以很簡單的筆調平鋪出一位妹妹對哥哥的愛,雖然大家都說哥哥是「另一邊」的人,但對妹妹而言,哥哥就是哥哥,從小就愛護她的哥哥,是家人,是血肉。他們身上流的是同樣的血液。

隨著年紀增長,妹妹終究敵不過別人的眼光,要求媽媽和學校不要讓同學知道在「另一邊」教室的是她的哥哥。當她告訴同學不可以欺負「另一邊」的同學,自己卻不自覺也同樣這樣做了——不承認哥哥的存在,直到同學指責她,才發現自己也落入了別人眼光的陷阱。

她的哥哥就是我們之中的一份子,不是什麼「另一邊的人」,更不是「另外一個星球來的人」。我相信哥哥要是真能表達內心,他不會喜歡,也不會希望別人是這樣標籤他。我知道要是我是哥哥,聽到別人說我是「另一邊」還是「另外一個星球」來的人,我會非常難過。

難道我們不都是父母生的寶貝嗎?不都是母親懷胎九個月的小孩?不都是在父母滿心愛護下長大的小孩?不都是同樣渴望被愛,也希望愛人的「人」?為何說他不一樣?只因他的舉止看起來沒有大家靈活?只因他腦部病變而有癲癇,有時會無法控制流口水?只因他表達愛的方式和我們不同?

我想起J. K. 羅琳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她呼籲畢業生同理心的重要,如:富裕的人家要有想像別人貧窮難處的能力,健康的人要能想像生病的人的苦處。這和同情心又不一樣,同理心讓我們知道如何尊重生命的本質。生命珍貴,我們雖然是唯一的個體,但我們都是一樣的,一樣需要受到尊重,一樣需要愛。而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這不只是一本童書,它如一個珍貴的禮盒,當你開啟它的時候,我為你感到開心,因為你正在開啟一個個會令你難忘的禮物,我誠摯的希望你和你的孩子或朋友分享,把這份愛的禮物一直傳下去,那會是多美的一個世界。


*購書請至博客來網站:《你是我的唯一》卓曉然著,溫馨上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