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我和兩位編輯S和M早上從很熱的花蓮,搭火車,來到更熱的台東。到達時早上十一點,太陽正毒辣。我們搭了車直奔民宿,一進到房間,我們趕快開冷氣,三人早上一路奔波,也累了,各自找床找地板躺下休息。除了冷氣呼呼的聲音,S和M先確定等一下新書簽書會事宜,然後開始胡亂聊了起來,我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她們。

突然,S問:「你們覺得大胸部還是小胸部的女人比較吸引人?」話題一下子離教養很遙遠。M說應該是大胸部吧。「老師,你說呢?」S問我,我說,「讓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你們再回答這個問題吧。」就這樣,在台東的大太陽曬進白色窗簾的藍色牆壁上的正午時間,我如一個為孩子說睡前故事的媽媽,說起了這段回憶。好久沒有想起的回憶。

那是我大四那一年的德文課,之前修過德文101,大四繼續修202,這次換了老師,同學也不一樣,同是鋼琴主修的Jack之前也修101,這次202和我同班。我們很少一起上課,覺得新鮮。Jack坐我後面,我旁邊坐了女同學Anya,我們各自互相介紹。一下課,Jack 和我走回音樂系館,他說:「Oh My God!你看到Anya了嗎?天下最美的女孩!那臉孔,那笑容,那眼睛!」我笑說她很漂亮。「漂亮?No, more than that.」Jack繼續讚美Anya的美,一路走回系館。

Anya就是一個平胸的女孩,她不是小胸部,她是沒有胸部,A罩杯都嫌大。但,她有一張絕美的臉孔,是年輕的布魯克雪德絲和史凱樂約翰森的結合,帶著天真無邪和天使般的笑容,她一微笑,好像就要揚起她的天使翅膀,到了天堂一般。

我以為那次的盛讚是第一次的驚豔,我錯了。這戲碼台詞是每次上演。不管上課Jack表現如安靜的模範生,下課和Anya說Tschūss後,一和她分道揚鑣,「Oh My God!你有看到Anya今天穿什麼嗎,那T恤和牛仔褲,也太美了。」每一天下課,我們的Jack先生就是如此這般地為Anya獻上最高的讚美。

這樣的盛讚很快傳到日本同學英二耳中,他特地跑來問我Anya是否真如Jack所說那麼美。我回答是的,她非常漂亮。英二很英二很直接問她胸部大嗎,我說不大。他很懷疑地說他不懂這怎麼會美。一次上課英二就尾隨我進德文教室了,他看到了Anya,沒有說什麼,Jack知道英二來過,追問他意見,英二說那不是他的菜。

可能Jack如此為Anya傾心,所以德文很認真。考試發考卷,老師都會把分數不記名方式寫在黑板,90%的學生三個,我看看Jack考卷95,左邊Anya97,我的93,就我們三個。後來,一整個學年真的就我們三個一直保持前三名。

一次萬聖節我沒有去上課,(至今我仍想不起原因,我很少缺課的) 在系館Jack看到我,問我怎麼沒去上課,他說很可惜我錯過那天的課,我想老師可能說了什麼精彩的事,「OH MY GOD!今天萬聖節,Anya穿了貓女裝來上課,好性感!我沒有看過這麼性感的貓女,那貓耳朵,那貓尾巴,那一身黑…….」他完全沉浸在他和貓女的世界裡。

第二個學期我們都要畢業,開始很忙,但德文課90%我們三個還都有維持著。Jack去了加州考研究所,因為他的女朋友也在加州。他一去就去了兩個禮拜。回來時他得補很多課,他看到我,我想他要問我德文課的進度,當然我錯了,他問的是,「我不在這兩個禮拜,Anya都穿什麼來上課?我錯過了什麼?她應該沒有穿貓裝吧?」

我們畢業了,各自往不同的學校去了,Jack說他邀Anya一起吃過午餐,Anya男朋友也一起去。我很吃驚問三個人一起去?他說對啊,他們人都很好。希望Jack在Anya男友前有收斂一點。

所以回到S的問題,我這輩子沒有看到哪一個女孩子得到那麼多的讚美,而且是持續了一整年,我聽了一整年的Oh My God,那讚美每一次都那麼打從心裡,那麼的喜歡,那麼的驚豔。現在想想,Anya都不知道,也沒有聽到過,真是可惜。

S和M聽到這裡都笑了,「所以,回答你的問題,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小胸部勝。」我看看時間,得起身準備演講了,我說,「抱歉,我們得回到教養議題了。我找不到我的講稿。」他們起身,開始幫我找講稿。M說:「獅子,這個你可以寫。」我吃驚地看她,她微笑說,why not.

盛夏,似乎在太陽開始早一點落下,來到了盡頭,今年暑假好像過得特別快。我打開電腦,寫下那個台東簽書會的午休,也寫給永遠的真平公主。何謂美,何謂永恆。

後記:這篇寫完後,給幾個好朋友看完就放著,誰曉得AB今天問我為何沒po這一篇,我說因為沒有什麼營養,她說蜜餞不營養,我們也是照吃啊。也對。我的朋友們好像看我寫教養看得煩了,通常草草按個讚,好友E特別喜歡看我寫吃的,Mignonne喜歡看我分析音樂,還嫌我寫得不夠細節;阿真要了短篇小說去看後,叫我趕快寫長篇,這篇「真平公主」還是編輯M提議我寫的。好吧,就「非關教養」一下。
回到那天炎熱要去搭火車的早上,我們三人拖著行李往車站走去,我們聊著天,M說了一個英文字,我顧人怨地好為人師糾正她的發音後,說以後應該用英文去命文章標題,然後寫一個故事,看故事學英文。M說好主意。我們一定是熱昏頭了......
這篇的英文標題,當然是 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後記2:
中午和爸爸媽媽一起去餐廳吃午餐,席間爸爸看手機看得眉開眼笑,我問在看什麼,他說我的粉絲頁。他停下來問,「胸部的部這樣寫對嗎?」媽媽看了說,「沒錯啊,就那個『部』,頭部,腳部,腹部,國防部,都是那個『部』。」爸爸繼續看,又問,「蜜餞沒有營養嗎?你怎麼知道沒有營養?」媽媽接下去:「阿教養就有營養哦?!」看完,說好看,然後問,「什麼是真平公主?」
媽媽問那句英文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是不是“情人眼裏出西施”的意思。我說是的,她問,eye沒有加s嗎?我說沒有,我特別查過。媽媽說:「那難怪啦,只用一隻眼睛看,怎麼會清楚,隨便看隨便水啦。(用幾律罵揪況,卡耶清楚?青菜況青菜水。)」以上為獅子家庭一點也不文青報導。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