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來上鋼琴課,一轉眼她已經上小學六年級了,我們剛彈完莫札特的K 310第一樂章,她彈得很好,我們把幾個困難的樂句拿出來分手練習。她特別喜歡快的曲子,越快越好,只要譜上有一長串小得不能再小的音符,她就眼睛發亮。上完課,她拿起蕭邦的譜玩起她最愛的遊戲,她會翻到一頁,問我這難不難,她什麼時候可以彈,我彈給她聽,有時候一首曲子才彈幾個小節,就被她否決了,『這不好聽。』我說這是蕭邦,怎麼可以這麼不敬,她已經翻到下一首,說:『那這個呢,看起來好複雜。』我一看,是蕭邦的第一號敘事曲,我笑笑說我彈過這首曲子,她翻了翻,琴譜上密密麻麻的音符,說:『來,老師,你彈。』

我看看琴譜,好久沒有彈這敘事曲了,我伸展一下手指,知道一旦開始彈奏這曲子,就是一條不歸路。我開始了第一個音,低沉的Do,手指沉浸到琴鍵很深很深的地方之下,我的手指慢慢啟航。我回到了1992年。

那時我讀研究所,鋼琴教授是一位白髮蒼蒼的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唐老師。她是茱莉亞音樂學院畢業的鋼琴家,對學生非常慈祥,很有耐心,往往我們一堂鋼琴課上下來,我已經筋疲力盡了,老師還是精神奕奕,上完課,才知剛才的課不是一個小時,而是兩個半小時。老師都不喊累了,學生更是不能說累的。當我們開始要決定畢業演奏會的曲目時,老師給了我一些選擇,我問可以彈蕭邦敘事曲第一號嗎?老師面有難色,說她已經選好了曲子,而且她覺得那首曲子太大了。我說好,心裡卻另有打算。

學期剛好告一個段落放寒假,我把敘事曲找出來,想趁寒假把它練起來了,那老師就不會說曲子太大了,這是我的計劃。寒假開始,我就每天練,白天練習,下午練習,晚上練習,一個禮拜過去了,我已經會全部了,雖然速度上還有待加強。接下來我開始背譜,每天背一些,長達三個禮拜的寒假結束,我也把敘事曲練起來,也背好了。

彈鋼琴的人最喜歡的大哉問是,蕭邦的敘事曲最喜歡哪一首。蕭邦寫了四首敘事曲,敘述曲,Ballade(發音:巴剌得)取自文學“故事”的用語,來套在音樂曲式上,指敘述一個故事。蕭邦的敘事曲各具特色,每一首曲子都是大曲子,長達十二、十五分鐘,它們像史詩,像小說,聽敘事曲的演奏,就同聽詩人朗誦詩歌,它不是背景音樂,你得全心全意地去聽,去感受,因為它灌注你耳朵時,直接到了你的靈魂,激起了你對生命的最基本的渴望。

我會這麼喜歡這首敘事曲是因為當我還是大學生時,我在琴房練習的時候,有一位研究所的學姐在練這首曲子,每次我在琴房,就可以聽到她在練習,她練得很仔細,一個小節一個聲部,有時就一頁,慢工出細活地練習。練習是很枯燥的,但我每天聽她反覆地練習,也聽出她的進步,有時候她整首曲子從頭彈起,我會趕快躲到她的隔壁琴房聆聽。

敘事曲,以一個低沉的Do 音開始,那個Do說盡了一切,好似所有的答案就在裡面,它是一個開始,也是最終的歸屬。像一個嘆息,它問你,你要去哪裡,你知道你是誰?一陣沉默之後,旅程開始。左手的低音咚咚,咚咚,咚咚,敲在你心底。走了一段辛苦的路,經歷了很多的苦楚,你不禁悲從中來,哭了起來。

如天上來的安慰,山迴路轉後,柳暗花明又一村,陰霾已過,久違的陽光透過雲層照下來。音樂也從小調轉為大調,這個大調的出現,好像媽媽的懷抱,好像避風港,你可以在這個安全港灣裡盡情哭泣,不會遭受到任何的欺壓。你重新充電,得到了更多的愛和力量,你又可以出去面對該面對的。

你走出避風港,迎來的是更險惡的風暴,你向前走再向前走,走不下去時,想到山谷的陽光,你繼續了下去。在戰鬥時你想到你擁有的愛和一切是這麼的多,再苦再艱難,你也可以做到的。愛不會消失,愛會保護你,你盡情去闖天下。

咚咚,咚咚,你知道答案了嗎?咚咚,咚咚。你想你知道了。

許久沒有彈這首曲子,彈的時候,音符傳到我手指,傳到我心裡的力量讓我悸動,我已經忘了它對我意義有多大。那個寒假完,去上鋼琴課時我告訴老師我沒有練習她給我的曲子,而練了蕭邦的敘事曲,老師臉一沉,我馬上說,我已經背起來了,接著我坐下,從頭開始彈起。十二分鐘後,我彈畢,我不敢看老師,也不敢說話。老師輕輕地咳嗽了一下,說:『好,你可以彈。』我們都笑了。

我一面彈,一面覺得我眼睛發熱,原來,它已經是我的一部分,我曾經擁有這首曲子,雖然我的手指有些跟不上,全身的血液似乎全部都流到了我的手指,我的手指一直彈一直彈,我眨眨眼,不讓模糊的視線阻礙我。莎拉在一旁翻譜,也聽得出神,她一面翻譜,一面開心地說:『繼續,繼續,老師,繼續彈。』彈到了大調的再現,我覺得我整個人都要飛上天了,天使小號齊鳴,響徹雲霄。

彈畢,莎拉興奮地拍手,她把我的手拉過去放在她手上,問:『老師,你看我多久以後可以彈?』我笑說,不久的以後。她高興地拍拍手說:『我們都要繼續哦。』是的,我們都要繼續。繼續彈琴,繼續下去。永遠不停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老而好學的妞妞媽
  • "敘事曲,以一個低沉的Do 音開始----愛會保護你,你盡情去闖天下"
    親愛的獅子 其實我好愛聽你說這些音樂敘述 很令我著迷
    我覺得我真的很愛學音樂(以下是我的辯解)
    除了手指在琴鍵上舞動化成動人樂曲的的背後所需的那種天分和辛苦之外
    其餘有關音樂的部分我都深深入迷
    多給我們介紹這些美麗得樂曲啊 你會看到我崇拜不已的眼神 雖然我還是
    沒搞懂大小調之分
  • 親愛的妞妞媽:
    謝謝你的美言,我覺得喜歡音樂就是人生很大的加分。你看你家裡,又有鋼琴聲,和吉他聲,多美。清晨還來個夜班鬧鐘,多熱鬧,哈哈。大小調不用懂,你只需要知道你喜歡它,就夠了!

    lioness 於 2012/10/12 09:58 回覆

  • 小麥
  • 有時你寫你自己,像這首敍事曲一樣,很豐富轉折,很迷人!

    這個老伯是誰?我想我愛上他了!!
  • 親愛的小麥:

    那個阿伯是赫赫有名的霍洛維茲,本世紀的大鋼琴家之一。我放的這段youtube是超有名的現場演出,我最喜歡他一出來,觀眾就已經發狂地鼓掌。他彈的敘事曲,不是最完美無瑕的,但最震撼!(驚嘆號又出現了)他激動的時候,常壓到別的音符,但是一點也無損他要表達的。你看他彈琴的手指,是扁平的,沒有如老師說要站好的標準姿勢,但他的音色就是天籟啊。也推薦他彈的莫札特,我非常喜歡。

    又,你愛對人!(再給你一個驚嘆號,哈哈)

    lioness 於 2012/10/12 10:01 回覆

  • 雅婷
  • Dear老師:

    我也好喜歡蕭邦
    下回我也想彈這首
    May I ???
  • Dear Yating:

    Sure, why not?!:)

    lioness 於 2012/10/12 10:02 回覆

  • Q先生
  • 第一次留言.

    我最近也在練這一首. 電影The Pianist裡, 男主角被德軍抓到,忐忑不
    安地彈出這首曲子, 結果德軍放他一馬沒殺他. 聽說因為本片,讓這首敍事
    曲聲名大噪. 男主角後來有得奧斯卡.

    年過四十才重拾鋼琴, 又不是科班出身, 還彈這種曲子, 簡直就是自殺的
    行為. 我知道我彈得並不好, 最後那段瘋狂的尾奏還要再多加練習. 但是
    聽過的朋友都很喜歡, 這首曲子的張力和後座力真的很強, 彈完以後, 心
    情久久不能平復. 我比較喜歡魯賓斯坦和齊瑪曼的版本. 以敍事曲來說,
    我個人最喜歡第四號F小調op52,不過我可能要再練個十年才彈得出來吧.

    至少,我花了一整年時間, 終於把升F大調船歌練起來了.(得意) 多年後再
    與鋼琴重逢, 我也告訴自己, 一定要一直彈下去....
  • 我也記得當時候考畢業考,教授們一看到敘事曲,直接要求我先彈尾奏給他們聽聽!這真的是一首很棒的曲子。"The Pianist" 是部了不起的電影,聽說是真實故事,因為彈得好而死裡逃生,真實人生往往比電影或小說來得更戲劇性。

    加油,繼續彈下去,它給你的回饋將不讓你失望。

    lioness 於 2012/10/14 10:47 回覆

  • River
  • 這影片千萬不能讓小修看到,否則他就有手不站好的籍口了!
  • Dear River:
    哈哈,不會啦。我們當學生時,多麼迷霍老先生,現在也是,他是永遠的傳奇啊。我們常笑說,要是我們有那樣的音色,誰還在乎你手指有沒有站好?!前提是
    “那樣的音色“!

    lioness 於 2012/10/15 13: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