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獅子座的我缺乏耐心,後來發現並非如此。去年一次和童年好友C剛好同時間在台南,我們便去她家附近的鱔魚意麵攤子吃晚餐。「我媽媽一聽你要來,做了晚餐,還是我們在外面吃鱔魚意麵?」我面有難色,因為怎麼好意思拒絕長輩的一番好意,但,回台南的肚子何等寶貴,吃了晚餐,鱔魚意麵就吃不下。C不等我回答,就打電話告訴C媽媽我們在外面吃了。

來到鱔魚意麵的攤子,外面排了一堆人,我們坐下後,老闆說要先警告我們,前面有三十碗外帶,我們可以等嗎?我們點頭如搗蒜,大聲說可以!坐下後我們開始閒聊,可是C心不在焉,都沒有在聽我說話。後來她終於站起來,說:「等一下。」我看她走向老闆說了些話,再回來。我問怎麼了,她很嚴肅地告訴我說,她很怕老闆忘記我們這兩碗意麵。對久久才回一次故鄉的人,這的確是嚴肅的事。我一點也不怪她心不在焉及沒有耐心了。她說回家的SOP就是先來一碗鱔魚意麵,其他的再說。

C大學畢業後,在北部找到了工作,為了工作離家。第一個端午節時,同事送了她一些粽子,她很開心地吃了一個以後,才發現出了台南,竟然有不同口味的粽子,她趕快問同事這粽子叫什麼名字,「北部粽啊。」同事回答。她心裡牢牢記住,以後粽子不能吃北部粽。我聽了大笑。真的等離開了台南,才發現食物的世界原來如此不同,也才發現台南透過食物把我們餵養成台南公主。

台南人講起粽子,簡直是翻臉不認人。那天爸爸開會回來,拿回一些某飯店的招牌粽子。盒子上面寫的文案非常豐富精彩,媽媽蒸了一個來吃。一個台南人,對待一顆粽子其認真嚴謹的態度,不輸考大學聯考。媽媽吃完後,說:「文案給我拿來。」我遞給她,媽媽一句一句念了出來,然後開始罵了,「不是說有這個,還有那個,在哪裡?沒有啊。根本就是騙人的!」我想媽媽不是生氣不好吃,而是覺得粽子要達一個標準。

上次小君老師來上鋼琴課,她台南讀大學時,我教過她一年。對台南的吃她不是很能夠理解我的癡狂。她說:「老師,台南的東西都好甜,即使是肉粽也好甜,還有一種粽子更奇怪,只有花生耶,什麼啊?!」她沒有發現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她還要繼續說下去,我按住她的肩頭說,「小君,看在我們美好的師生關係上,我會建議你不要再說了。」她才趕快停住。

那天收到嬸嬸的粽子時,我告訴了C,她馬上說她媽媽已經包好了,明後天應該會送到了,也是一個台南公主無誤。今天聽到好友E的粽子論,我更是甘拜下風。那天她朋友特別送了巷子口老伯伯攤子的粽子,她朋友說是極品。她吃了之後,覺得非常難過,浪費了一個美好肉粽的肚子。

「獅子,那是一顆月桃粽沒錯,裡面的料滿滿的,每一個作料也都是極品,但,它們合在一起,完全不搭!好像一個指揮家指揮優秀的管絃樂團,團員每個都很棒,但,他們都不聽指揮的,一點都不和諧啊!」她難過地再繼續客訴另外一顆粽子,也是月桃棕,「獅子,這顆呢,雖然是月桃粽包的肉粽,裡面的料也都很恰如其分地包在裡面,但好像一個樂團裡,團員都不聽指揮的,即使有月桃葉當指揮,下面的團員都不聽指揮的,亂拉一通。有負月桃葉的盛名啊。」

想我們這些台南公主病不算什麼,E真正嚴重,應該封后了。不過,聽了她的管絃樂團粽子論,我好餓,馬上去冰箱拿了一顆粽子。爸爸過來關切,「知道嬸嬸粽子長什麼樣子嗎?我們也有XX飯店的。」嬸嬸的粽子在一堆粽子裡面我馬上區分出來,這絕對不能拿錯。我電鍋內放好水,按下按鈕,然後耐心地等候。

不一會兒月桃葉的香味飄了出來,指揮開始拿起指揮棒準備好。啪地一聲,電鍋按鈕跳了起來,我小心拿出粽子,在廚房的水槽裡撥開滑潤的葉子,粽子隨著葉子剝離,掉入碟子裡。我拿出筷子,一口一口慢慢享受。粽子樂曲在指揮家的指導之下,奏出美麗的樂章,沒有華麗的音樂廳,沒有達官貴族觀眾,只演奏給用最炙熱的一顆心在享受著絕無僅有的,屬於故鄉的,小情小愛。因為這愛,所以是公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