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才和好友在聊故鄉台南的美食,其實最令我們魂牽夢縈的是老家的味道。清明剛過,她告訴我她老家潤餅陣容的澎湃,一個大圓桌有二十幾樣菜,她一一細數,最讓她動容的是叔叔嬸嬸們得一大早就開始採買準備每一樣配料。我看照片,和我老家的排場幾乎一樣,除了我們處理蛋做法的方式。今年清明我去日本玩,在日本時收到了二叔寄來大家圍著圓桌吃潤餅的照片。「知道你喜歡吃,特別寄給你。」二叔寫道。

想著想著我就說溜出口了:「不知道今年有沒有月桃棕。」朋友笑了,說她也好想吃,接著我們異口同聲地說:「可是,絕對不可以問!」沒錯,清明的潤餅已經讓叔叔嬸嬸們這麼忙碌了,月桃粽的繁瑣細節更是累人的,非常心疼他們為了這傳統而忙碌。去年端午節前五嬸出國去,我想一定沒有粽子可以吃了,想不到嬸嬸一下飛機,回到老家,馬上去市場採買所有的食材,還去老家院子裡摘月桃葉,硬是在端午節當天把粽子送到了在北部的我們。我看到那些粽子的心情,難以形容。

今天晚上上完課,爸爸說有粽子,已經蒸好了,要吃可以吃了。「粽子?什麼粽子?」我問,心想端午節不是下個禮拜,怎麼會有粽子。「五嬸寄上來的。剛收到,我們已經吃了。」爸爸說,「噢,月桃粽耶!五嬸寄了一堆來,一堆哦!好大一顆,好好吃,裡面什麼都有啦,你做夢會想到的都有,還有干貝,實在舞告喝架。」媽媽滿意地說。

剛上完課疲倦的我的腦袋,完全無法理解他們說的每一個字。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他們說的可是家鄉的月桃葉子包的粽子,那從洗葉子到準備作料,到包進葉子後,折成完美三角錐體的粽子,怎麼可能?昨天我才偷偷地夢想,今天就在離我幾步的電鍋裡。爸爸問:「你不餓嗎?你不餓的話,我其實可以再吃一顆。」媽媽一聽,開始警告他粽子不可以吃那麼多。爸爸又開始讚美那粽子有多好吃。

我終於走進廚房,打開電鍋,真的有一顆粽子!我感到眼睛熱熱的,「真的是五嬸包的?」我不可置信地問,爸爸說,「來,我們一起打電話謝謝她。」撥了電話,五嬸接了起來。我說謝謝她,昨天才在想她的粽子,話一說出口,馬上被爸爸媽媽罵,我馬上改口,「我沒有想,完全沒有想念這粽子。」爸爸媽媽,還有電話那一頭的五嬸都笑了。嬸嬸說昨天包好,今天就趕快宅配過來了。「你們喜歡就好。」

我撥開那個完美的草綠色的滑潤葉子,安定後院的月桃葉,在安定老家院子包好的粽子,來到安定長大的我的手上。我以無比虔誠的心,吃起這粽子。啊,花生、鹹鴨蛋,控肉、干貝……,每一口每一口都在告訴我,你這個被寵壞的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